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2017-05-26 23:03:37|  分类: 2016年朗诵与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7年5月26日
地点: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大楼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关老师说:咱们班的同学太好了,太可爱了,每个人身上都有光彩,是你们感动了我,我从心里爱着你们,演出是我们大家共同完成的。通过这次排练实践,大家尝到了甜头,不管角色大小,不管台前幕后,它是一个整体。就像交响乐,少了一种乐器就少了一个色彩,而在此中,我们每个人进步都很大,大家的台风有了很大的进步,大家通过上台,懂得了舞台感。很多同学做了很多幕后的工作,大家都有目共睹,这使我们的心胸变得开阔、大气,所以戏剧是一种集体创作。它可以激发我们无穷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国外用来治疗自闭症的孩子。甚至治疗吸毒者,朗诵可以克服孩子胆小内象的个性,好处多多,以后有机会再聊,昨天一天其实很累,为什么大家回家后还那么兴奋,说明我们的心情好,就不累,祝大家今天继续乐呵!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张岩说:@各位同学:昨天是突然为老师加任务,虽然临时授命,但无论多少次上台,老师都始终精神饱满,认真排练,无论声音、动作还是情绪都始终在状态中,错了不要紧马上重来,重来依旧一丝不苟。这就是专业范,这就是瞬间进入状态,这就是以身作则,这就叫艺术追求,这就是艺术家风范。大家一定要好好体会,努力学习,有了专业老师做示范,就要让自己做到只要出现在观众面前,就精神抖擞、精力集中、心中有情、眼中有境、身上有戏、嘴中的台词感人,争取朝专业标准靠拢,这是我们学习、排练和演出的目的之一!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郭曰方,河南原阳人。中共党员。1964年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历任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随员,方毅副总理秘书,中国科学报社总编辑,中国科学院机关党委书记,中科院文联主席。
    国内以诗歌形式歌颂科学精神的作品为数不多,郭曰方起初是从事抒情诗的创作,现在却走上了创作科学诗的道路
    诗歌是文学之冠,科学是技术之母。站在社会领域的横向角度来看,它们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站到历史发展的纵向角度来看,它们又同属于人类文明的一个范畴。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艾艾班长:周五作者到课堂,对我们的展示节目提出了如下要求:
【】要脱稿
【】合诵要求要整体化,服装、表情、肢体语言音要一致,音乐背景吻合。
【】最主要把作品理解透彻,停连顿挫,节奏快慢等明显有区别。(如:排比句要快一些……)
郭曰方老先生希望我们朗诵班所有同学都有进步都有提高都能单独朗诵入味入神。
    老师讲过:  
【】到了台上,精气神是提着的,要带给观众、影响观众、感染观众一种扑面而来的热情和激情。
【】学会用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子,要用眼神表达您的内心。
【】台词一定要滚瓜烂熟,争取不拿稿,夹子只是道具。要注意内心视象,每句话必须有画面和真挚情感和朗诵者的态度。
    王大立:@艾艾?的确,看了录像听了录音,有改进的空间。明天静下心来,专门听与我有关的录音,在改进、改变中,运用老师教的技巧,实践、总结、再实践…,总会功夫不负有心人,去提升去升华。
没参加活动的同学,亏了,真遗憾,应该都来。
   关老师:进我们班就要接受任何夸奖和称赞,需要绝对的自信,“我是最好的,我是独一无二的”这是我们的专业要求,我们的内心要锻练的非常强大,我们的眼神要锻练的非常坚定。
   张嘉菲:你们在教室给郭曰方先生朗诵的那一遍,我已经把它与王秀荣老师制作的幻灯片做了合成。经过调整,背景,音乐和朗诵配合得非常完美。这是非常珍贵的一个版本。我自己很喜欢。如果大家喜欢可以收藏。
周五可在班长电脑上观看。
     张岩@各位同学:认真听了几遍张大姐发的录音,大框架基本出来了,大家的进步都非常大,尤其是李班长和张福林同学表现突出,语言铿锵有力,宏亮富有激情。整首诗有些地方还要根据作者和导演要求再细扣。另外,时间上我们也要加以控制,一是二首诗之间衔接要紧凑;二是欧阳熟悉解说词后速度再稍快些;三是领诵争取背熟语句更流畅,合诵有几句速度也要再快一点,领与合、合与合彼此之间衔接缝得再密实些。还有两次排练,相信我们只要团结一心,边练边体会边调整,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用最好的状态完成我们的展演任务。@张嘉菲?谢谢您,为我们提供宝贵的排练资料,可以帮助大家有针对性地找问题,雪中送炭似的温暖令人倍加感动!相信大家会用更加努力的态度去感谢那些提供各种支持的同学们。您说得对,咱们是一个班集体,携手并肩共同迎接挑战!
    王大立:导演要动真格的啦。同学们,这是学习提高的极好时机。怎么应对?每个学生这几天做好自己的事,到时能说出自己处理的意见,便于导演有针对性的指导。对吗?
    王大立:@李廷启?你在的合唱团排练的《忆秦娥   娄山关》的乐曲,轻重缓急,音高音低,渐强渐弱等音乐手段的处理,用在朗诵中完全可借鉴,那里是唱,这里是诵。
    关老师:张岩导演总结的很有条理,句句说在点子上了,朗诵和中文系血脉相连。
   关老师:张岩说的非常对,“艺术需要细节的支撑,才能打动人。”这是艺术的共性。通过这次排练演出,我们理解了艺术家们在光鲜的外表下,在走上领奖台的那一刻,背后付出了极其艰辛的努力,流下了数不尽的汗水甚至泪水。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手机拍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朗诵班排练(四)诗人郭曰方来到我们中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