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朽者不朽~邓锋培训录音稿  

2016-11-27 19:23:48|  分类: 美术馆工行志愿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朽者不朽

——中国画走向现代的先行者 陈世曾诞辰140周年特展

2016.11.11~12.20

(邓锋培训录音稿)

五层展厅策展简介

这个展厅最重要的两个元素,纸和木,它们是一个相互转化的过程,大家知道木能生纸,纸是从木的树皮纤维中造化的,然后腐朽了,它还可以再转化,朽不朽就是通过这个来转化的。找到两个能代表其意向的具体的物质性的东西,于是选择了纸和木。

五楼的外厅,为了揭示它,恰恰用了两块千年阴沉木,它上面造化出新的生机。那边又用比较现代的方式,用投影的方式,而且有浓淡的区别、营造的像一个画意的感觉,两块阴沉木拉的很开,有画的意境。

还将把刻铜映射上去,可以让孩子们影拓。

一进厅,正面是王梦白画的他的像,楼上是他的很多画语录,这是陈世曾另一漫画像。整个厅里面小册页多,所以采用了悬垂的方式,悬垂方式营造了一个穿梭的感觉。34幅《北京风俗图册》,顺着转,有些像看街景的感觉。山水、花卉都各自找到了一些点。

人物厅中,《北京风俗图册》可以说一说,然后《达摩图》和《读画图》是并置在一块儿的。

山水厅是一个像拱门的,拉开的特别大,是纸浆浇筑的纸,垂下来,透过来,透出三层景,一层是前面摆了一块山石,是实景;第二层是槐堂书屋,是陈师曾自己的书屋,用白描的方式画了一张放在中间;再透过去,远远的是姜白石的《诗意册》等。

悬垂的那幅作品前一部分空间,展的是陈师曾的庭院写生系列,从故宫借了4件,从荣宝斋借了2件,和我们美术馆藏的6件,都是带有庭院写生性很强的作品。

后面围合里面,是诗意山水小品。

两边墙上的基本都是他取法不同的人,个性化画家的,博采的一些类型的作品,包括最早学四王的、学倪元林的、学沈周的、学石涛的。周围一圈就是这样的。

讲解时,先要讲一个大概的结构感觉,具体的作品,挑两件再说。

花鸟厅 最开始是他的四君子题材,梅兰竹菊。然后是一套16开的花卉册和4条的纯水墨的学徐渭他们一路的。周围一圈是他的花卉题材,初步统计过,他画过的花卉题材有60~80种之多,题材非常广泛。有些题材,包括他也画过虾蟹,跟齐白石的联系,大家可以慢慢去找。荷花是跟吴昌硕,还有一张是跟张大千合作的,这次没有展,能体现“金石”和“博物”两个特点,大写意的方式。

他与吴昌硕的不同:吴昌硕纯粹是画出了一种雄强的气势,笔和墨的很细微的变化,细微变化中呈现出一种很朴厚的东西。陈师曾还是把形看得很准,他讲写意也不要失物理,不失物的结构和形态的基本要求,在这个基础上,他来放,他的整个东西包括他的山水和花卉,书卷气是第一个。吴昌硕先生到了晚年,到了后来,有一些习气,习气比较重,出来就是很狂涩,很有力,套路比较多,构图的变化太少。基本都是顶天立地的一个提款,然后纵势的拉起来。而陈师曾的变化更多,而齐白石的东西更平,用笔上更平。但题材上他们两人都走的更远,扩展的更深入,而这种深入是与齐白石的个人生活阅历、自己的农村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齐白石的东西雅俗共赏,而陈师曾更文人一点儿,更书卷气一些。这些有不一样,我们应该把握一个作品基本的调子。

人物厅

《达摩图》与《读画图》并置在一起,故意的。自己写了“师曾……”。

《达摩图》明显是学石涛的,汪士慎也有此作,但他的比他们两个更古野,手的结构、关节更讲究一点儿,但笔意上蛮放的,特别放,讲究软和硬的关系。他其实用硬笔特别多,吴昌硕其实喜欢用软的笔,笔软,在里面搅转多,所以很厚。他硬笔里面又不能显出剑拔弩张的气势,要慢慢透出来,开始学沈周,沈周的就比较枯硬,后来学石涛,石涛的就柔中带刚,他把两者结合起来,是有一个缓慢的发展过程的,,这都是石涛一路的东西,他特别喜欢石涛的东西。所以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学石涛、学个性化画家,是一个风潮。这些,陈师曾是一个先行者,包括楼下的陈半丁,学石涛非常之多。后来二三十年代,张大千学石涛。若搞一展览,展示石涛的作品以及学石涛的人们的作品,将是很好的事情。把古今打通,将来可以去琢磨这个事情。今年故宫要做一个八大、石涛的展览,大家可以去关注一下。

《读画图》一方面跟他的漫画有关系,层次清晰,有很多留白的地方;一方面,借鉴了西法,如《妙峰山》里,可以看到有很多铅笔印,先勾;还把西法与汉画像砖的笔法融合在一块儿,勾的黑线,挤出来的是白线,像版画、石刻的方式,平,稍有明暗的测光的感觉,如袖子上。画中墙上的作品,左边像是四王的画,王翚的可能性极大,这个一看图式,就是米氏的图绘。而几案上陈列的是大写意的(徐渭)的。当时有人写过文章,描述这次展览,有人能把画中都画的谁都指出来呢,这是非常非常好玩的,提到了叶恭绰、金城、王XX,……。都是北京地区的大收藏家,包括日本的内藤胡楠都专门来看过这个展览,后来这个展览的很多作品流到日本去了。这是一次赈灾的义展。

可研究《吴桥艺人》与《北京风俗图》的关系。

山水厅

以中间悬挂的作品为界,前面是庭院写生系列,右手边两件扇片是《妙峰山》,是特别特别精彩的,有水彩的作画的痕迹,铅笔的痕迹都留的很多。

庭院写生6张是我们馆藏非常重要的,其特点,一是构图与传统的不同;二是透视的感觉,与画面上传统的山重水复的不同,是聚焦镜头的感觉,他选择最典型最重要的部分在强化,有些在简略,又不是实景化,不是完全照着当时的东西,是回去后再画,跟观察有关系。 台湾出版的一本《国画要诀》。其中一稿子还不确定是不是他写的,谈到怎么来学中国画?第一个,科学之观察,提的是科学,观察太重要了。流传一个故事,他与鲁迅他们去吃饭,他总掉在后面,后来发现他是在观察婚嫁,他跟着那支队伍东看西看,这都是他在宣南地区去上班或与朋友出行的路上看到的东西,看过后,他学习各派的,如学龚贤啊,学石涛啊,学沈周啊。那边有一件学沈周,可找沈周原件比对,它上面讲,借了沈周作品,拿回来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要拿回去,匆忙就临了一遍。他遇见好的,会把这图记下来,记完之后就消化在这儿了,日后画中想到了这个会结合什么又出来了。所以他的东西是博采之后再把它消化掉,他一再强调,不要只学一家。像四王派日后为什么衰败,就是因为四王后学者们只学四王,没有把自己的视野扩大。他在讲四王的时候强调说,其实不是四王的过错,而是四王后学者的过错。

此展,不要太执着于讲几个作品,如是几个人相互交流还可以,对普通观众来说,还是让他对整个结构有一个了解,对他的山水的整体面貌有一个了解,不执着于某一张,这样的话,你们也会很累。执着于某一张时,每个人的感受都会不一样,你非要给他灌输我认为这张画怎样怎样,那观众会说,我不这么认为。这种感受是差异很大的,尤其是文人绘画,它不像是照片,你说像不像,大家都能看的出来,这种是很难评判的,我是提示一下大家哈!

吴馆长的序言写得很棒!用文、人、画三个字来评价陈师曾比方说,讲陈师曾,所有的论述的最终落脚点,都是在中国文化的本土上面,他融合西方也好,他的“宜于本土绘画为主体,舍我之短,采人之长。”这是他谈人,“以人化人,则是文化之功能。”这些都谈的很好。

讲“陈门四杰”,如陈寅恪所提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在陈师曾去世后,别人对他的评价,都谈到他的品德很好,品性高洁。细读一下这个(序言),这些评价是值得深究的。

花鸟厅的布局 山水境界大,空间是围合的。而花卉较适合近距离观看,布置了插花等等,以近距离观看,做了一些隔断,前面选了四块板悬垂起来,梅兰竹菊这样一个方式;挂了4个立轴,立轴的背面就是选的扇片里面的梅兰竹菊或石头,石头也放在里边,形成一个围合的关系,这个围合的关系里面用两个插花(实景),营造一个氛围,一个透视的插花,转过去一个景出来。中间围合的是他的十六开的花卉册,而且是设色的,相对说是比较强烈的,后面是纯水墨的立轴,周围是一些他的不同题材的,有故宫藏的《篱菊图》,是典型的从写生出来的,构图与以前都不一样,也有笔墨较强硬的,与吴昌硕的金石趣味接近的。

要强调的是,也是不需要讲的太细,再三强调,不要讲太细。你们也可以找出你们感兴趣的几类东西,一起来分析。在介绍完总体面貌之后,介绍其花卉的总体面貌之后,选择性的,选个三、五件就足够了。

 

六层展厅简介

这是漫画的方式,投影(六层展厅外墙上的灯光小画)的方式,一帧一帧的出来,这就是观者。

下一张画的是佛像。

那边是10个刻铜,我们把它翻制放大,可搞些公共教育活动,可让小孩去拓这个东西。用亚克力重新去翻模,有拓出来的效果,可让大家去尝试一下。笺纸拟做一些复制。

《槐堂》的照片是喷绘的,是他和他的儿子。里面呈现的是他所结交的人,他的一些活动。如前面那幅花卉油画是李叔同绘制并赠送他的。

书法 有两幅对联。

拓片 能借到,还选了他的一张拓片。这张拓片可以多花点功夫去看,这张拓片上面有陈师曾的题、有林长民的题(林徽因的老爹)、周肇祥的题、姚华的题、邵章的题,大概十来个人的题。从题中可看到,当时玩金石、玩碑拓,玩造像这样的兴趣,是当时北京整个文艺界的一个共同的兴趣爱好,从中可以揭示出他们之间的一些关系。

鲁迅当年与陈师曾就天天去逛小市、逛琉璃厂,几乎是说,相互赠送拓片非常多,相互赠送东西,据记载有18次,去逛小市有好几十次,这是一个共同的兴趣。

二十世纪绘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从吴昌硕开始的,从赵之谦开始的,金石与绘画的关系,这条脉络一直传到民国结束后。民国后,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是现实主义的一条路,所以,从传统绘画资源的,借鉴金石、碑拓,已经没有成为主流了。但从民国一直追溯到晚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

对联 这有一副对联,是题的姜白石与西麓的词句。陈师曾集联是一个高手,特别善于集对联,就是从古人的诗句里拎出来两个人或三个人的东西,特别善于组合,组成对仗特别好的东西。

东西(作品)还会慢慢补充,会再有一两枚印章。书是我个人的书,我的关于陈师曾的书全部都拿出来了。研究陈师曾,还要去借,还要去复制陈师曾遗墨,这个只有国家图书馆有,还有陈师曾遗诗陈师曾印谱,可能会借到一个原来打的印谱,1924年,原铅,不是印的,这是打上去,有一枚是给萧天中的,“二龙山房”等还有三枚是给杨昭隽的,这个人,我们(以前)也是比较忽视,这个人是湖南湘潭人,在民国时期当过总统府秘书,跟齐白石是哥们,齐白石就住法源寺,跟他住一块儿,齐白石和陈师曾给他刻的印章最多,以后再将这些印文拓出来,把它边款都拓出来,方便大家来看,后面还要再做功课。

陈师曾生平简述

陈氏家族谱系 从陈宝箴,两个儿子,陈三立生了5个儿子、三个女儿,陈师曾有6个孩子,我们熟悉的“陈门四杰”,这4个人可能一般观众不了解,然后相关家族举要,我们也可以大概说一说,然后,顺着这个线索,再去查,他跟谁……。

这个年表,是我简缩了又简缩,不断压,是一些重要交往,一些重要的活动,跟那些人,写过一些什么东西,都整理出来。陈师曾的生平简述,旁边配了图片,把这个东西看懂看透,便可知他整个人生历程,很短暂。

分了几个时期:1876~1898,是陈家在湖南做维新运动,维新办法的时候,是一个阶段;1899~1902,是陈师曾在上海去读过一个法国的教会学校,又到陆师学堂去;1903~1909,留日;19910~1913,是他回国后开始教书;1914~1923,是在北京十年。就这么短暂的48岁。

建议先把六层看透,再讲五层。普通观众无妨,不一定分上下厅,主要还是讲讲画。

交友活动

虽然只活了48岁,我们选了7个人的交往,整理了很多资料出来。

陈师曾与鲁迅 比如说,什么时候认识的。同窗、同室、同事,在一起工作了很多年。这是1915年教育部合影、陈师曾给鲁迅画的画、鲁迅对陈师曾的评价。

以下依次是:与李叔同、与吴昌硕、与齐白石、与姚华、与梅兰芳、与日本画坛。其实还有蔡元培、梁启超,因为没有很多的资料,就诶有再说了。这些已经能够把他重要的一些活动囊括在里边。需要大家下来慢慢看。如漫画《独树老夫家》《落日放船…好》,是丰子恺画的,跟他来比较。丰子恺自己说,受他影响特别大。看李叔同当时的一张漫画,是给当时的一个同学画的,会发现他们的一些关系。

陈师曾与吴昌硕 两枚印章“道在瓦甓”(吴)和“道在瓦砾”(陈),印文基本差不了太多,大家可以去看,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陈师曾自己刻的“染蒼室”,意为受吴昌硕熏染。后面,柜子里有有一件,前面是陈师曾画的画,后面是吴昌硕题;在同一个扇子上面,给一个上款人的东西,是他们交往的一个例证。

这是一件原作,姚华、王梦白、陈师曾三个人合作的,这种现象在下面的作品中非常多。三个人合作的作品非常之多。如,……。当时的雅集活动中,陈师曾经常是活动的主角,首先是,一般主角来了——他来了就画,一般是当时的画坛领袖或大家都公认的一些身份地位比较高的先起笔嘛,然后别人才跟着画,画完之后他落款,一般是他来落款。像这小鸡,都是王梦白画的,王梦白画的特别活,然后,竹石的石头像姚华的,竹像师曾的。

陈师曾与齐白石 虽是复制的,这两件北京画院的藏品,是齐白石的作品。一件是陈师曾题《齐白石借山图册》,题大家最熟悉的齐陈相交里面的一首诗;还有一件是齐白石画的梅花,陈师曾在上面题的,劝他怎么变法。这边文献,你就对应这个复制品来看,就能看到齐和陈之间的相互影响。这个原件在广东省博物,为齐白石画的“为齐白石写照”,用的是姜白石的词意,姜夔(kui二声)的词意,给齐白石题的画,网上应该能找到稍为清晰的,能找的到。

陈师曾与姚华 他画的像,他自己画的像。这是最早一张照片,陈师曾在这儿,这是姚华,这是姚华的儿子。可看到他当时在北京的友人,姚华、王梦白、陈师曾三人最紧密。这是姚华题的,这是王梦白题的,这是姚华反复题的,姚陈或陈姚两人并称的。姚华的综合素养非常高,号称“通人“,绘画相对来说比较粗率,比较简,他自己说,四十岁左右才开始学。

陈师曾与梅兰芳 这是给梅兰芳画的《天女散花》,旁边是陈师曾自己的题,但没有印章,提到印刷时,颜色可以略深,姚华题“以周谱为师,写照梅兰”。周大烈题,可看出与梅兰芳的关系有多密切。

梅兰芳家种着很大的牵牛花,是国外引进的品种,所以,陈师曾上他家去后,自己写生画的,很有意思。这是给他题的斋号。这件也很好玩,很多人合作,陈师曾、姚华、王梦白……,祝梅兰芳生日的。梅兰芳得子之后,又马上给他写一首诗。

陈师曾与日本画坛 这是与日本一画家——小室翠云、大村西崖、跟荒木十亩都有关系。小室翠云来京师,一道小诗……,好像很有激励感,好像用布纹拓上去的。这边《翠云画技》,是小室翠云的印章,他与日本的关系是很明确的。

这是王XX先生去了大村西崖故居,大村西崖故居里面挂着陈师曾的作品。这是大村西崖出的《文人画的复兴》(一书),……这是陈师曾出的。可看刘晓璐先生的文章《两个苦斗者》,指复兴的两个苦斗者,专门讲他们两个:陈师曾和大村西崖。

文献 陈师曾的全部的重要文献,全部摘录出了。演讲内容……,列了一个表。

这个厅,整个是文献背景和交友圈的一个厅。大家先把这个厅的功课做足,然后,才能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在当时是怎么回事,接下去看他的画,就会若有所悟。

 

备注:红色为不确定部分,待查证后补录。

 

 

  2016.11.

  汪萍根据录音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