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穿越童年~串胡同  

2014-02-07 00:42:22|  分类: 咱们班里的这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4年2月6日(大年初七)

地点:孔乙己酒店、什刹海、南锣鼓巷

春节前的音乐之声地中海木有露面,这件事童鞋们不满意不说,连远在南宁仅见过他照片的博友云游四海在点评中都说,地中海好像没来。呵呵,嘴甜就这点儿好,谁都惦记他。其实呢,介个童鞋还是蛮热爱班集体滴,那次原本说好春节之前不出差,可谁知临到聚会那一天,又被单位领导抓去郊外开大会。

春节就要到了,他好久没见大家,心里那叫一个痒痒,电话里求我,要不春节期间再组织组织?哼,你想见谁就是谁啊!?

大家都忙滴狠,似乎,好像,春荣跟我相约去博物馆看展览。肿么着吧。。。。。

这人就特狡猾,自己不上微信,却让我在微信上征求大家意见,为了调动我的积极性,一再表决心,如果大家都不来,就是跟我和春荣玩也不食言了。

第一天微信上没人搭茬,第二天还是木人理会,此事要黄喽。但是就在这关键时刻,郝素从海南飞了回来,第一个报名参加聚会,接着西丁从日本回来,也把时间排出来了,其他童鞋一看有了人气儿也都凑了过来,可惜玲秋在迈阿密,苏童鞋、春常在家里有事只好以后了。。。。。

值得高兴的是,远在米国的孙老师在春节前也加入了微信,酱紫他和在加拿大的杨童鞋及未出席的童鞋,就能远距离滴看我们的现场直播了

这么多人去哪儿活动呢?后海如何?我们都是红小兵,不妨穿越童年,串胡同。见面嘛,总是要米西米西滴,去哪儿,去哪儿呢???

阿拉丁提议:西海边的孔乙己酒店,一查地图位置有点曲里拐弯的,不如在平安大道上找家饭馆吧。

天气预报初三开始降温,我跟春荣商量还是做两手准备吧,尽管有点重复,我还是预订了音乐之声。除夕,春荣开车经过平安大道说许多饭店都关门了。

都初三了,10来号人还没最后定下来去哪儿耍,西丁感冒还不老实,居然上来哑着嗓忽悠说想去漫咖啡。我是有点烦啊,有点烦,连孙老师都说太晚了,睡吧,还有三天呢。。。。。

初四早晨我上微信一看,苏童鞋发言,老师都发话了,中午一定打电话问孔乙己、漫咖啡是否营业。我也不能闲着了,趁着有好阳光也去后海溜达一下下,实地侦查一定要把这事搞定。

呵呵,南锣鼓巷人山人海,地安门的护国寺小吃店、峨眉酒家、日昌饭店人满为患,我是微信现场直播,春荣、阿拉丁、苏童鞋一致的意见还是孔乙己吧。。。。。

苏童鞋直接网上团了,那就不需要俺现场考察喽,可都出后海二里地到公交车站了,闫童鞋发微信说已骑车到了孔乙已,哎呀,介个热心的童鞋往这里飞奔也不早点说,没得说我又往回走,在银锭桥等候的闫童鞋骑着自行车把我拉到了孔乙己。呵呵,仿佛时光倒流,我又回到了我的梦时光。从孔乙己出来时,我们是从冰上走的,我还滑了会儿小冰车,爽死了。。。。。

初七,春荣、书记打车先到酒店,我在积水潭地铁出口等候地中海、小华,就在等人的功夫,郝素和闫也步行赶了过来,于是我们又从冰上走了一遭,咯吱咯吱的冰裂中把地中海吓得够呛,好几次要上岸,最后在我们的强烈抗议下,才没有回头

玩的尽兴,到孔乙己酒店时,大家都到齐了,于是我们的春节聚会正式拉开序幕。。。。。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地中海
回忆过去,做一次北京地道的“胡同串子”是今年初七同学聚会的主题。据博主介绍,此次活动从开始酝酿、筹划到最终落实,颇费了一番周折,要不是远隔重洋的老师从中调和,大有流产的威胁。其实博主的话从来都是夸大其词,危言耸听,迷惑人心,唯恐天下不乱,越是与其相处久了,这种感觉越是强烈和真实。我猜想,在春们微群里这事一经提起,马上就得到了热烈响应,七嘴八舌,各抒己见,你说齐步走,他说展歌喉,虽说地点、时间尚未揭晓,但是见面一定要填饱肚子是非常重要的,民以食为天嘛,这一恒定的主题是万万割舍不了的,所以在这一点上大家是出奇的一致。虽说其中有个别女生当初也以为了保持曼妙的身材为名而杜绝与大家聚餐,但最终还是要屈服在城南、春和阿牛这等美食家的手中。阿牛亲手做的糕点、糖块货真可口,香浓酥软,令人垂涎欲滴,养眼、养胃,让你流连忘返;城南和春钦点的菜肴,也是美味可口,营养丰富,是同菜系中的精品,不仅让你品到了特色,同时还价廉物美。所以,声称要保持身材的女生,都声称要吃完了这顿再说吧。
    话说回来,年前提议酝酿,一直到了年中群里对活动内容尚未形成定论,急得博主上蹦下跳,坐卧不安,苦口婆心的动员着,听到变了声博主的声音,阎同学可心疼坏了,急忙打电话给博主:你的好心大家都知道,你说话时别老重音放在前面,有点声嘶力竭似的,你把重音放在后面,不仅声音浑厚,而且有力度能说服人。就连大洋彼岸的老师一看群里喋喋不休的没个结果也按耐不住地说话了:这麽晚了大家都洗洗睡吧,明天再说。可说呢,这时夜已是很深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老师是最心疼博主和春,深怕他们累坏了,影响他们第二天的工作。上学时老师就喜欢这两位女生,博主衣服古灵精怪的样子,而春则是阳光并富有朝气。老师这一番话确实管用,群里顿时鸦雀无声,群主春立刻心领神会,一锤定音:过节期间的活动定为聚餐、逛北京罗故巷胡同,时间暂定初六或初七,作次地道的胡同串子。这正是:七嘴八舌语不休,老师隔洋同绸缪,心有灵犀春定音,北京胡同携手游。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穿越童年~串胡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穿越童年~串胡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穿越童年~串胡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穿越童年~串胡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穿越童年~串胡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穿越童年~串胡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串胡同~穿越童年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