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玲秋  

2014-12-02 16:44:45|  分类: 咱们班里的这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岁,在教室第一眼看到玲秋,她还是一个有双圆圆的、稚嫩的大眼睛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小刷子,穿着小黄格子衬衫,一下子我就喜欢上了她。她坐在我位子的左前方,尽管我年少时羞涩,但记得第一句话是我先跟她说的。后来她和小何同桌,坐在我和郝素的前面,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学校经常要换座位,遇到孙老师把别人插进我们小集团的时候,我们都是做别人的思想工作,再把位置调换回来,最后一年把小何被调到第一排挨着阿猫坐,春荣不答应换位置,才成了春荣、玲秋同桌,我和郝素在她们后面。上学这两年我基本挨着玲秋。
玲秋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玲秋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上学时,学校发饭票吃饭。除了菜还有馒头和窝头,我最不喜欢吃面食,特别是窝头,小何和郝素也咽不下去,每当这时玲秋就说,别仍,别仍,我爸最爱吃窝头,就全都兜底拿回家了。

     上课我是不爱听讲,成天拿本小说看,云里雾里的,常把自己幻想成小说中的人物,沉浸其中;有次上自习课,孙老师抄起我看得正来劲儿的小说《约翰.克里斯朵夫》直说,上学赶紧把课程学好,这种书你也看不懂,长大了再看吧。 郝素学习态度端正,从始至终都认真听讲。我和玲秋、小何上课时经常是听一半课,看一半小说,然后互相借笔记抄;玲秋写的字小不说,还曲里拐弯的,我抄她的笔记,经常看不懂字,我只能拐弯抹角的给她提出宝贵意见:难道这是从大西洋海底来的信吗?

     到了期末考试,我和玲秋的苦日子就来了;第一件事是先恶补笔记,第二件就是两人相约,拿着课本去日坛公园复习功课,读一段课本然后相互给对方讲一段,最后诵读三遍,记住了就算过去了,考试得个80多分就算过关。有时背烦了,就一起找小何给押题,不再费牛劲儿了;但遇到会计等这类光靠背书也不管用的科目,就费劲儿了,有次看一道大题,怎么也不明白,我们俩乘着公交车去郝素家问,当时数九寒天,电车空荡荡的,回家时给玲秋都冻哭了。

      那个时候很迷香港歌星,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使我们陶醉;外国电影罗切斯特与简爱,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瓦的爱情故事常使我们沉醉;相信一见钟情、至死不渝的爱情;维芬有次下课偷偷的问我:玲秋有男朋友吗?想介绍给她的哥哥。我们觉得特不可思议,爱情怎么能靠介绍呢?

      玲秋爱运动,常跑到操场跟童鞋们打球,好像还跟窦老师参加过长跑。有次跟我去操场上打羽毛球,光说笑话了,球没打几个回合,腰都快笑弯了。最来劲儿的就是,有次在楼道里跟亚军开玩笑,拿着球拍挥了亚军,时隔30年后,才在博客点评上跟他道歉。

      我们四个是铁板一块,常一起去家里包饺子,去公园玩。在此篇就不细说了。

      毕业了,我和玲秋分到一个支行,万万没想到,领导没把我们分到一个科室。玲秋闹了阵儿情绪,我实习跟她又在一起呆了半年。我回科室后,就不能天天泡在一起了。想玲秋了,晚上我就会骑自行车去她家找她玩,她家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都熟呵。

       玲秋到支行办事,只要有时间都会来科室看我。运动会她又成了单位的活跃分子,有次长跑我沿着长跑线追玲秋,边跑边为她加油,但是一不小心,我却摔倒了;逗得玲秋哈哈大笑,塘花坞马上加油加醋的说,你这不是帮倒忙吗?

       有年夏天,单位组织去康西草原,我和玲秋在蒙古包又相遇了;当时我不太开心,跟玲秋坐在草地上聊了一夜,露水打湿了衣裤,我们一起看日出。这么多年有伤心事,玲秋都是默默的在一旁陪伴,她话也不多,总是边听边点头。

       我结婚不久,玲秋去了日本留学。她没给我写过信。想她了,我就骑自行车到她家,向李妈妈打听玲秋在日本的情况,李妈妈告诉我,玲秋想家了,每一个礼拜都要给家里打电话,听到妈妈的声音就哭。

      90年物质生活没有现在的留学生这么滋润,玲秋好强,借了30万日元,边打工边学习,仅3个月就把钱还上了。

      李妈妈给我看玲秋在日本的照片,其中一张以富士山为背景的我特别喜欢,李妈妈送给了我,我一定要找出来还给玲秋。

      玲秋在日本生活、工作六年,开始很辛苦,在第三年遇到了她的先生,她的温柔和细心打动了对方,对方的关心和大气使她觉得有了依靠,在日本生下孩子不久,一家三口就回国了。

      她带着孩子回北京,进了一家日本公司,先生穿梭于上海、深圳。

      到了2001年,我无意中听到同事说,玲秋到银行帮助公司办业务来了。终于在玲秋又来银行时,留下了电话。

      分别10年后,我们四个在郝素家重逢了。记得也是个寒冷的冬天,我在街上等玲秋,远远的看到她裹着羽绒服穿着短裙向我走来,完全是日本人的习惯了。呵呵,有十年的光阴没在一起了,她还是那个少言寡语的玲秋。尽管别的同学们都说玲秋瘦了,变化不小,但我眼中的玲秋,还是如从前一样乖巧。

      我们四个又回到了上学的时光,一起包饺子,一起下饭馆,一起逛公园,每年至少都要见上一面。一直到2012年孙老师回国。

      当2012年冬天,地中海上博客给玲秋写小纸条时,看到玲秋跟他的对话,我大笑不止,我突然发现在她温柔的外表下,还藏有一颗诙谐、幽默、灵动的心。

      每一天,地中海、玲秋、亚军、闫都要到博客上开玩笑,讲故事;上班时,忙里偷闲忍不住上来贫几句是每天的功课,如果有谁两天没上来说几句,我都要不依不饶打电话拷问一般。地中海说我霸道,但是,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他确实乖乖的编故事,抓住了不少人的眼球,一提起地中海,别说童鞋们乐呵,在我的博友、同事们中知名度也很高,玲秋说他为啥爱写,还不就是显摆自己有才;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光,上班走神、思想溜号,其乐无穷。

     我们两俩一唱一和,在点评中她出题,我配合,直至尊玲秋旨意,给地中海贴了招贴画,把地中海之流打了个落花流水。八字脚直担心玩笑开的有点大,不知地中海是否承受的住。好在地中海绅士风度,对我们很包容,一起度过了美好的两年时光。

     闫感到很奇怪,看玲秋俏皮的文字,在虚拟世界觉得她还是上学时有个圆圆大眼睛的玲秋,可一到现实,看到沉默寡语的玲秋,又觉得有些陌生;在一起玩时,觉得玲秋很是文静,但一看照片,明明玲秋一直是折腾个不停。

     亚军在博客上我一调侃他,他就气鼓鼓的,但他喜欢玲秋敲打他。聚会我通知他去,总爱拿着个小架子,有次给我惹急了,我就来了个不接电话。这时他就可怜巴巴的致电玲秋,请她高抬贵手从中给调解一下。玲秋心肠有些软,大晚上的笑着为他说好话。可到最后,明明我对亚军不错,他却产生了骄傲自满的情绪,以血压高为借口不再参加童鞋活动了。在他不在的日子,我确实想念亚军带给我们的欢乐。我求玲秋给他打个电话,玲秋就特坚决的说,咱们不求着他。看看,这就是不把亚军当外人。现在地中海、玲秋、闫也不如从前上博客那样勤了,亚军微信我说,一定要把他们给找回来。其实只要心在,人就在呢!

     地中海相约要一起活到108岁,童鞋的友谊就是这样,想起来有如亲人一般的感觉。玲秋,我知道,只要是活着,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