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原】“小坏孩儿”  

2011-06-30 20:21:40|  分类: 那年、那人、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小坏孩儿”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1972年从湖南五七干校回到北京,爸爸领着我进了东交民巷小学,那个时候正处文革中后期,小学的正名其实叫反帝路小学。

音乐课、图画课都是我在乡下从未接触的课程,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充满了新鲜感。

音乐课的老师是个新分来的女学生,当年大概也就19岁的样子,一条大辫子在胸前甩来甩去滴,一笑,满脸像盛开的花朵一样好看,连她跟体育老师一起拿小黑板的身影,都勾得男童鞋眼神犯直。

她不会拉手风琴,每次上课边弹风琴边教唱歌。邹新是班上最爱讲笑话的童鞋了,音乐课开始不到10分钟,往往他的笑话就开讲了,紧接着全班小声笑,而后大笑到音乐老师趴在风琴上笑的抬不起头。不久胖胖的班主任朱老师就进来了,训话、全体鸦雀无声,可前脚刚走,教室里笑声又接着开始;班主任返回严肃地宣布班干部、小组长要抵制错误的倾向,不许笑!笑话又开始来了,第一句,顶住不能笑,考验毅力的时刻到了;第二句,抿着嘴笑决不能出声;第三句,看到音乐老师失控了,笑声再也甭不住了,哈哈哈的大笑声又在教室中回荡了。

想想那时邹新还把《我爱北京天安门》这首歌,篡改后重新填词变成“我爱北京大工厂,大工厂里挣钱多,一天能挣150,三天娶个小老婆”,遭到校长的严厉批判,资产阶级的臭思想,高级干部一个月才挣200多元,你想不劳而获,一天就挣150,还要三天就娶个小老婆。俺知道这绝不可能是他发明创造滴,但我怎么就对这些记得这么清楚呢?!

图画课,我最不喜欢了。王老师虽然画的好,但每次开课只简单的教两笔,剩下的时间,就让我们照着课本自由发挥了。

记得最清楚滴是,有次让画白毛女从山里逃出来的一个芭蕾舞姿,我是用铅笔画滴,半个小时我都在图了擦,擦了图滴。下周图画课平时大舌头的王老师,居然拿出我的那张杰作开始讲评:白毛女被黄世仁逼到深山里够可怜的了,你还真把她画成了鬼。你自己站起来看看吧。

最可恨的是,平时坐在后面的谢晨,总爱拽我的小辫儿,要跟我说话,我懒得理他,那次他居然把我的小辫儿栓在了椅背上,我站起来的时候差点儿摔了,逗得全班笑成一片,我被王老师通知下课到办公室谈话,小小的我,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为了坚强楞是一直没让泪珠掉下来。

我爸老要带我出去玩,作业我写的是飞快。一次作文写好让他过目,他还对我提出了表扬,可是老师给的成绩仅是及格喔。

下午考试,上午学习小组要一起复习功课,爷爷从汕头来北京看病,爸爸说去机场接爷爷更重要,等吃好饭,吉姆小汽车把我送到学校门口时,同学们都对我爱搭不理的。我当时特生气,因为我更愿意跟同学们搞好团结,不搞特殊化。

不过,我也不总是倒霉。别人也有闹笑话的时候。

小学的旁边是上海小吃店。周总理都来这里吃过饭,里面的软炸里脊、肉片榨菜汤是我的最爱。中午可以给同学们包伙,但仅是小饭桌的作用,才没有这些好吃的菜呢。

我的班长孟同学父母在国外工作,中午也在那儿包伙。有次吃的是窝头,他做为一个男孩儿还娇气的哭了,大家都说这么娇气,不配当班长。

我们还吃过忆苦饭,是树叶子、糠和一些不容易消化的东西混在一起蒸的,都快篡不成团的窝头。为了便于下咽,老师还发了一块特小的咸菜。刚吃一口,即便是配了咸菜,我的嗓子眼都咽不下去。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邹新又开始发言了,在万恶的旧社会,天上布满了星星,要不是来了救星毛主席,太阳都不出来。地主的生活也好不了哪去,这样的窝头他们也吃不上啊。老师火了,把邹新揪了出去。我赶紧假装咳嗽,把那些渣子吐在手绢里,偷偷的藏起来,准备一会儿扔了。

我们的课下业余生活,更多的是乐。功课不多,但每个童鞋都要组成课余小组学习班,一起做功课。陈陈家的屋子大,就选他家当学习小组的活动地点。

陈妈妈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配音演员,朝鲜电影《摘苹果的故事》有个叫贵玉的就是她给配的音。她经常去新桥饭店买些好吃的奶卷供我们吃。我们5人小组,哪四个先写完作业,就可以抢先玩扑克牌升级。有时他们男生也挺讨厌的,要把我们女生用绳子绑起来,让我们扮演吴琼花,“打不死的吴清华,你还跑不跑了”,最后都讨饶告他们不跑了,还要问N多遍,老在重演一个节目,他们烦不烦呀。

每天早晨喝的酸奶,瓶口都有猴皮筋,我们把众多的猴皮筋串在一起,就可以玩跳猴皮筋了。

还有在地上划许多方块,可以玩功城。

把绿豆逢在小包里面,可以两人一组,玩拽包,别以为随便拽在人家身上就可以报仇解恨了,包被对方接住,人家就挣分了。

冬天下大雪,我们就把书包一仍,作业也不做了,先跑到院子里玩打雪仗。当时的棉鞋是塑料底,很滑、很薄,在雪地里走一会儿就湿透了。冻红的鼻尖、冻僵的双手,还有冻的生疼的双脚,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