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2011-06-28 23:13:07|  分类: 2007年四川青海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昨晚从党岭下来,到甲居格西拉姆家取了行李,就直接住在了丹巴长途汽车站的宾馆。

早6点多,LG就把我叫醒了,估计已下楼两趟了吧?说有趟直通八美的长途车。

我浑身不舒服,哪儿都不想去,要去你自己去玩。

你自己躺在宾馆也是难受,八美的风景就跟油画一样,你坐在车上不用走就看了,保证当天去当天回。

在海螺沟看电视有个叫塔公的地方,有美丽的高原草甸,还有藏民的摔交比赛,我说,要去就去那儿。

去八美或去塔公,还得听司机的。

7点就有一班发往塔公的车,高鼻梁、深眼窝的藏族司机长得好帅呀,完全不同于嘉绒藏,一看就是个康巴汉子。

他说了:塔公,是必须要去的地方。呵呵,高兴!

八美呢?从塔公回来,路过八美等客人的时候,你们可以在那里呆会儿。嘿嘿,满意!

沿途呢,那儿风景好,我就在那儿停车,让你们享受包车的待遇。哈哈哈哈……,司机怎么这么善解人意呀!

(车票:丹巴——八美 25元/1人;八美——塔公 10元/1人。)

这小面包车上乘客不多,多是塔公、八美的藏民,他们的相貌较之甲居的藏民,轮廓鲜明,装扮也更加粗犷和艳丽了。

就说坐在司机旁边的那位大嫂,虽说是背对着偶,让偶看不清她的容貌,但那两只随车摇动的足金大耳环,就足够令俺浮想联翩了。

临座的藏族老弟,裹着厚厚的藏衣,像墨一样黑的头发,从礼帽下瀑布般垂下。眼睛又大又亮,每次盯着我看时,目光都如牦牛一般发直,对视一会儿,都是我先抗不住,闪了。

车翻越格答梁子驶往八美,地势慢慢由海拔1780米升至3500米。沿牦牛河而行,清澈的河水,美丽的嘉绒藏寨,峡谷两岸的原始森林,如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慢慢地在我眼前展开。

冒着呼呼热气的天然温泉,就公路边的峡谷、小溪边。牦牛老弟告诉俺,有很多很多滴牧民喜欢背着行囊,长途跋涉到这里来泡森林温泉。

车翻越梁顶垭口时,透过车窗,我看到了海拔5820米高的“雅拉神山”,这可是史书《格萨尔王传》里说的四大神山之一呀。早晨的云层太厚了,给山顶戴了一顶厚厚的白帽儿,只能看到几条细细的冰川顺着山体滑下来。想下车照相,司机木有停车耶。说神山顶峰终年积雪,下午太阳出来了才能看清楚,下午经过这里,一定停车让我拍个够。雪山、湖泊,我想这样的风景一定很美。

越接近八美,沿途风光越加绚丽。金黄色的青稞、白色的藏寨、身着红袍的藏民,浓墨重彩如油画般近似夸张的色彩。

车经过一片塔林,停在八美镇。同车的几位俄罗斯青年,在此下车,换乘通往甘孜州的汽车。想起在党岭听小李说过,俄罗斯没有雪山,他们就喜欢来藏区。

我不敢说自己和佛祖心有灵犀。但当车停在塔公,我第一眼看到整面的山坡上插满了彩色的经幡,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其实,塔公是藏语的发音,翻译成咱们汉话,意思就是说“菩萨喜欢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说呢?传说早在1300多年前,大唐文成公主带着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入藏和亲,途经此地,随身携带的释迦牟尼佛像忽然开口,说是愿意留在此地!这可给文成公主出了道难题,佛像是入藏重要的礼物之一,那能说留就留呢。可为了满足佛祖的心愿,公主还是连夜请人塑了一尊一模一样的佛像,一尊留在这里,一尊带到拉萨放入大昭寺。

从此,高原上有了被称为“小大昭寺”的塔公寺。塔公草原也因此而得名。

凡是发愿去拉萨朝拜,因经济条件不允许不能成行的藏民,那么到塔公寺来朝拜释迦牟尼佛像,也具有同等的效果和功德。

纯金的木雅金塔,在阳光的照射下光芒万丈,这是为纪念班禅大师而修建的。门票:10元/1人,是香油费,给菩萨进香了。把门的大姐说,钱是不能多收的,菩萨在天上都看着呢。谁拿了不属于自己的钱,最后老天都是要收回去的。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塔内供奉的众多佛像,高高的,在上默默地俯视着我;被释迦牟尼像深深地吸引,久久地站立在佛祖面前,在强烈的宗教氛围内,灵魂也许在那一刻已经出壳。

走出木雅金塔,走在高原路上,湛蓝的天空、漂浮的白云、起伏的高原草甸,还有前方金碧辉煌的塔公寺在召唤。

手拿经桶的藏民,裹着冲锋衣的老外,相见了,不相识,竟有亲人般的感觉。彼此笑笑挥挥手,而后擦肩而过。不知这,是否也是千年前修来的缘。

头晕又一次次向我慢慢袭来,经验告诉我,这儿的海拔应不低于3500米。愿我的智商,不要在高原的作用下,又一次接近个位数。

走过寺旁佛塔成林的所在,随藏民顺时针绕经桶长廊转圈,推动着沉沉的经桶木杆,虔诚地咏颂六字真言。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我喜欢在塔公寺门前徘徊,静静地看长凳上懒散坐着的几位长者。阳光暖暖地撒在他们的面庞,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只有当我举起相机准备拍照时,黑漆漆的眼睛,才会随着我的身影暂时移动一下。

我还喜欢看一路风尘的藏民,磕着等身长头来到塔公寺。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塔公寺门票:10元/1人。

寺内房檐下的巨钟,雕刻精细,而旁边的欧洲青年更引人注目,此时他抱头沉思,也在感受着藏传佛教的博大精深?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殿内,众喇嘛围坐在1300年前那尊释迦牟尼佛像的周围,朗读着经文,不知这是不是每天的功课。奇怪的他们中有些僧人竟经常东张西望,并不十分专注于经文。 

脱鞋进殿,顺时针围着佛祖转三圈,乞求平安。而后,躲在殿外暗处,静静地细听咏经声。

第一道大门是敞开的,一位老外支着画架躲在门与墙之间的夹角,正在给神情各异的众僧们快速地画着素描,这么暗的光线也没档住他创作的热情。

下课了,随众僧走出大殿。院里忽然响起了高昂的喇叭声。二楼的窗户露出了两只金色的喇叭,呵呵,两位小僧正鼓着劲、比着吹奏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塔公临街有许多小餐馆,藏餐和川菜任由选择,老板说塔公的海拔有3800米。有个老外也在我身边就餐。他边啃骨头边聊天,法语我是一点不懂。难得他会点中文,告诉我他下一步的行程是:丹巴—甘孜—新路海—德格—玉树,呵呵,全是高海拔地区,自愧不如呀。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11、去塔公、去八美(上)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等车的时候,遇到一只小藏獒,特别喜欢。不由想起了二毛写的,一个在藏区流传甚广的故事,说来与大家分享。(与本文不太搭呵)

   好几年前,一名叫李勇的内地大学生毕业后到西藏工作,他喜欢画画、写作,性情怪异,不修边幅,而他自认为溶入了西藏的神秘和真谛的作品,得到的却是人们隐晦的笑。他扬言哪怕牺牲生命,也要证得西藏的正果。

    一天,他和朋友小林在拉萨街头遇到一条很瘦的黑狗,像拉萨所有的流浪狗一样,这条狗浑身脏兮兮的,当它猛地看见李勇,黑狗的眼睛中涌起了泪水,它直直地长久地注视着李勇,似乎沉淀在某种回忆中。李勇在黑狗深切目光下,表情怪诞,神色恍惚,更像是在摸索曾经的往事,过了一会,他喃喃自语到: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奇迹:李勇蹲在狗的身边,脸颊贴住狗,而且狗的嘴直对着他的耳朵。。。。。。他们交谈了很久,这使朋友小林万分惊奇迷惑。

李勇站起来后,黯然地对小林说:好了。它就要解脱了,明天你最好能陪我为它送行。

朋友小林迷惑不解,也就没太在意。而在第二天一大早,当他们俩人又来到碰见狗的老地方时——那条黑狗竟已经等在那里了,看上去要比昨天洁净了许多。它飞快地看了李勇一眼,跃身冲向一辆行驶的汽车,当场毙命。

小林惊魂失魄,而李勇十分的肃穆沉静,一言不发。

后来,李勇在黑狗自杀的当天,悄悄烧毁了所有的画和稿子。而且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久后,调动工作回了远在江苏的老家。从此,西藏的朋友、同事们再也没有得到过他的任何消息。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