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行在甲居山村间(上)  

2011-06-16 21:26:46|  分类: 2007年四川青海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丹巴是个在峡谷中的县城,街道很窄,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水与之相依。

昨夜下了一场小雨,清晨天就放晴了,空气润润的,出门发现周围的山腰上飘着一圈白云,在群山中舞个不停,站在这神秘漂亮的山谷中,一阵阵的产生错觉,神仙过的日子,不过如此吧?

在开篇中我提到,丹巴有5条河流在此汇集。大金川、革什扎河两条美丽的江水在此交汇后向南流几公里,汇入东谷河和从四姑娘山那里一路奔来的小金川就始称大渡河了。

未来在丹巴的日子里,我们将沿革什扎河去党岭,沿牦牛河去塔公、八美,沿小金川去中路,最后沿大金川去马尔康,出四川进青海。

从披满经幡的桥头,沿着大金川向上走,虽说可以到马尔康,但先不急着跑那么远,因为在这条路上,还有许多美丽的乡土民居散落在两岸的山坡上,比如甲居。

几天前,在海螺沟脚下的磨西镇,有幸结识了户外店老板江飞,在决定夜宿甲居后,按他给我们提供的电话号码,打通了甲居原乡干部兰卡泽朗的电话,几分钟后他就驾着辆旧奥迪车过来了。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他的年纪该有50多岁了,卷曲而稀薄的头发盖在他那快谢顶的头上,小眼睛说话时总在快速地转动着。不过他为人极为热情,先告诉我住他家进甲居参观可以免收门票,后又怕村里有人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反复强调他有个哥哥在成都当飞行员,一再嘱咐我们说是兰卡哥哥的朋友,那样就不会有人要门票了。看来飞行员在当地是很受人尊敬的。

兰卡家就在大金川的岸边。四层楼高的小白房,长着四只犄角,外墙还有褐色、黑色、红色涂成的条纹。 要不是房外立着的经幡以及房顶随风飘动的玛尼旗,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普通的藏式民居,要说它是上千万元的大豪宅,也是令人信服滴。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一进院,就听到一层生畜圈牛吼猪叫;绕到院子后上了台阶,才算正式走进藏宅。宽敞的客厅,透亮的天井,用来跳锅庄的房子,还有厨房及饭厅,构成了二层主要的生活区域。我们被安排在三层最宽大的藏房居住。一长溜藏桌摆在屋子中间,靠墙放着十多张藏床,上面铺着红色的藏毯,晚上我们就要睡在这上面了。墙边靠着一排藏式家具,屋子的中央,挂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这里白天还要招待一些游客参观、喝酥油茶。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十七、八岁的格西拉姆是兰卡的小女儿,一说话就爱脸红。拉姆在藏文中是仙女的意思,她在康定读高中,现正在家等候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甲居成为民居旅游村,进行了规范性管理,她也考了个导游证,一有客人,兰卡就招呼她去服务,主要是让她接触社会,克服一下害羞腼腆的天性。

兰卡发话了,今天由拉姆带着我们玩儿。沿着窄条的木梯登上露天的四层楼。天地一下子变宽了。一栋栋风格统一、长着四个犄角的藏式小楼依山势而建,周围是茂密的树林,白云就在其间轻轻地飘动。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5、甲居之若门尼家族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拉姆说,沿江边而建的这三栋藏楼是她们若门尼家族的,住着舅舅、阿姨和自己三户人家。这是拉姆的姥爷留下的产业。我们住的这栋藏楼是舅舅的家,因房子新,被若门尼家族用来招待客人,而拉姆家住的房子,是姥爷、姥姥在解放初就盖好的。

嘉绒藏难道也如云南的泸沽湖一般,以母系社会为主吗?搞不清、不明白耶。

四楼的经堂用来敬神。那藏房的四个角顶,代表着什么呢?

哦,是来自四方的神仙啊,上面画着的小白蛇,据说还能给人类带来烟火,一定是火神喽!

这四个角顶,文革期间通通被拿掉,属四旧。改革后藏楼才恢复原形,得以重见天日。

丹巴所有藏楼,每年都要粉刷一次,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来,都能看到崭新崭新的房子。

外墙涂抹的黑色,那是代表着妖魔,黑色上面的圈代表着妖魔的眼睛,白色和红色代表神,哈哈,看到图你就会明白,神把妖魔夹在中间,给降伏喽。

拉姆的舅舅看上去只有30多岁。高高的、瘦瘦的,鼻梁直,眼窝很深。相貌与拉姆的爸爸完全不是一种类型。

书上说,丹巴地处横断山脉中的重要位置,是历史上许多民族大迁徙必经之路,有的民族经过后留下了部分人口,与当地人杂居,繁衍后代,从而造成了现在谁也说不请丹巴人的确切来历。在丹巴这个狭小的地域内,居然有甲居、巴底、梭坡、东谷4种藏族方言,不同沟里居住的人相互听不懂对方的话,即使同一个沟里不同村子的话也不尽相同,好在现在有普通话,藏民之间很多时候都用普通话交流,与其他藏区的情况完全不同。在他们的语言和生活习惯中,可以发现大量与羌族、彝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非常相似的痕迹。

我觉得拉姆母系家族的这一支人口,妈妈、舅舅、舅妈长的就都有些彝族人的味道。但他们的思想受后来大量移来的汉族影响不小。

比如拉姆的舅舅,曾在河北当兵,复员后回家就特盼着家里多来客人,快点治富。可目前客源多是来自原来当村干部的姐夫——兰卡。住这么大的豪宅外带三顿饭,每人一天才收50元钱,这买卖,要是开在咱北京郊区,哪儿用着急呀,蜂拥而至的人群,不把门挤塌了才怪。

舅妈拥忠和舅舅一样黑皮肤、黑眼睛、高鼻梁,不太爱讲话,经常在厨房里忙个不停。她做的酥油茶,是用每天的鲜奶和酥油、糌粑、盐煮在一起的,非常好喝。听拉姆的妈妈说,酥油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好的酥油是用牦牛奶打制的,他们经常给奶牛吃些肥肉膘,这样奶牛会下更多的奶。

拥忠做的菜,都是自家地里种的。土豆、西红柿、茄子、扁豆、白菜、罗卜吃都吃不完,闲时他们会把吃不完的菜运到镇上去买。

梨、苹果满山遍野,兰卡家的苹果,在山下觉得不好吃,可我到了海拔3000-4000米的党岭,吃过后走起路来就觉得特别有劲儿。

晚上,月亮升起的时候,若门尼家族的人会坐在天井下吃饭。小厅的门上挂着羊头,一对小燕子就在羊头的后面建起了小窝。一公一母两只燕子飞来飞去,轮流喂他们的小鸟儿。若门尼家的人,都非常喜欢这黄肚子、黑翅膀的小东西,因为相传哪家有喜事,小鸟就在哪家做窝。

我曾经答应,天亮时给若门尼家族的人拍张全家福。可惜白天各忙各的,到了离开甲居最后的那个黄昏,由于从党岭回来,天已经黑了,又急于回丹巴洗个热水澡去寒,没有住在拉姆家,我的偌言也就向一阵风,消失在风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