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4、走大渡河峡谷  

2011-06-15 18:51:17|  分类: 2007年四川青海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海螺沟游玩的驴友,大多数人选的线路,是在摩西镇包私家车到康定,再搭长途车去丹巴。

这条线上的新都桥、塔公、八美风光特别优美,尤其是新都桥,被驴友们说成是摄影家的天堂。但要翻过海拔4200米的折多山,想想还是有些犯怵喔。

摩西镇上的私家小车司机说到了泸定,就有直通丹巴的长途,下午走晚上就能到。呵呵,这倒是不错的选择。

包车到泸定长途车站。路程:54公里,车费:20元/1人。

下午14点30分从泸定发往丹巴的最后一班车,人员已爆满,司机说啥也不许我们上车。只说离泸定20多公里的姑咱,去丹巴的车多些。

站在烈日下四处张望,公路上车很少,哪儿有去姑咱的车呀?长途车从坡下的车站开出来,上路后司机竟回头看了看我们,难道要带上我们一程?赶紧背起大包向他拼命招手,可他,仅是坏坏滴一笑,拖着一股尘烟开车跑了。

泸定中午的太阳很烈,比海螺沟热多了。要说到了此地,应该去看看闻名中外的泸定桥,可想到还要在此耽搁一夜,真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呀。

逆光中,看到马路对面有辆小卡车,旁边有个戴锈花方帕的藏族妇女,无奈滴冲她笑笑,她露出白白的牙也在笑,要不要过去打听一下路呢?迟疑间她竟先跑了过来,还主动问:你们是不是要去丹巴?一刹那我的眼睛睁得有点大,天上真滴要掉馅饼了吗?她说有个亲戚也要去丹巴,如果我们不太着急,只要在泸定等他们卸完货,就可以一起搭车去丹巴了。

这位大姐虽是个高鼻梁、丹凤眼的美人,但目光淳朴,说话面带微笑,那低声细语的腔掉,就是不想去丹巴,也不忍马上拒绝,而我们去丹巴的心情,又是那样的急切。见我们点头同意,她立即冲对面招了招手,一会儿的功夫,装满货物的小卡车就掉头停在了我们脚下。上车后才知,司机岂止是她的亲戚,还是她两个孩子的爸爸呢。

她是丹巴格宗人,孩儿的爹是个汉人,他们住在泸定。十几年前,孩儿的爹到丹巴做生意,他们就是在那个时候相识的。一路上她总在强调她不认字,是被她的汉人丈夫骗婚骗到城里的。可看她对夫君这情意绵绵的样子,按咱们汉人的话来讲,纯属心甘情愿。

车在泸定桥附近卸货,俩口子说趁这功夫,我们可以去铁索桥边玩边等他们。把包放在小卡的车后,在藏族大姐的指引下,从泸定桥的后门随着人群混了进去,不用买门票咯。

泸定桥上挤满了人,帅哥们也换上了红军的军装,有的队伍还举起了红旗,人太多,桥晃滴厉害呀,当年红军通过铁索桥时,对面是敌人的机枪封锁,脚下是汹涌澎湃的大渡河。。。。。。还没走到桥对面,我的心开始有点儿虚,那装载着全部家当的两个大包,还在陌生人的手里,俺们是否有些太大意了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4、走大渡河峡谷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4、走大渡河峡谷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四川青海藏地行。4、走大渡河峡谷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泸定到丹巴130公里,距离不算近,但这位藏族大姐,每个星期都吵着要回丹巴的格宗老家,看望兄弟姐妹。

眼下泸定穿短袖衣还热得流汗,但她说格宗的家在半山上,气候很冷,早晨还要生火,去丹巴一定要回泸定的家取两件长衣披上。

跟着车进了她家的门,挺大的一个院子,还有个二层小楼,生活过得蛮不错滴嘛。女主人上楼后,她们五、六岁的小女儿跑过来和父亲玩,但一直不答应一起回丹巴。看到妈妈拿着衣服出来,又跑到别处玩去了。

车行20分钟到“姑咱”。这是个山边小镇,从这儿翻过山,气候将慢慢变冷。前方修路,所有车辆在此停下,要到下午17点30才能放行。

司机下车打听路去了。

藏族大姐带我们下车溜达。街道两边是许多低矮的商铺,路上挤满了将要过往的车辆。

14点30分从泸定开往丹巴的班车也堵在了这儿,那个两小时之前,开车狂奔冲我回头坏笑的司机,又一次把头伸出窗外,指着我笑道:你俩也过来了?

废话,离开你,地球还不转了?!

可一面之交的人,在另一个城市再次相遇,不得不承认也是一种缘分。

地摊上摆满了各种食物。这里的仙桃比较出名。0.15元一斤,藏家大姐说,这是长在仙人掌上的果实,纯天然,绝对没有污染。她买了一箱共14元,要带给山上住的兄弟。请我尝了两个,子粒很大,味道跟猕猴桃有点相似。

她在泸定也作水果生意,但生意有时实在做不下去了。她总是在讲实话,给客人的水果,分量永远足斤足两,她的客人多,自然要遭到城里人的嫉妒,人缘不太好喔。在城里她过得不快活,融不进汉人的生活圈子。只有回到山里,她才能找到快乐。她说我们藏人很傻呀。

17点30分之前,司机把车开了回来,前面通车了。

从姑咱起到丹巴县城,路程108公里,车将沿大渡河峡谷行进。

进山后的沙石路非常难走。群山中修了许多隧道,无意中闯进了一个去另个方向的隧道,绕回后司机选了一个没有灯光的隧道前行。隧道里有许多没过车轮的水坑,有时还没出水坑,迎面的车又摸着黑,从边上擦了过来。压着大大小小的水坑,一路胆颤心惊,生怕司机有个闪失,熬过了很长时间,车才钻出隧道。

车贴着大渡河悬崖绝壁上开凿的路飞奔,车斗后的旅行包被颠得七上八下,落满了尘土。

峡谷内分布的石灰岩在流水和重力的作用下,形成了奇特的深不见底、窄如刀锋的绝壁深涧地貌。难怪古时候这一带是不需要重兵把守的。

大渡河江中巨石横梗,险滩遍布,江中不时翻卷着黄褐色的浪花,随着多为60多度的急转山路奔流而下。

司机是个烈性子,甭管多急的弯子,速度始终达60迈以上,我始终扶着车把,不停地劝说别着急,慢慢开。每当这时,他的妻子总是回头笑笑说,别害怕没事的,他今天为了照顾你们,已经开得很慢了。

天空开始飘起了细雨,渐渐地变成了飘泼大雨。在较为安全的地方,我从车斗里取下满是泥泞的背包放入车内。真盼着快点结束这段艰难的行程,早点到达丹巴。

不久,车驶入更窄的峡谷中,远远地看到一辆大客车斜歪在河滩上。这应该是成都到丹巴的车。

前方河谷中的路被冲断了。临时搭建的路很窄很松,大客车根本过不去。客车公司从丹巴调来几辆小车,转移大车上的客人。大雨中,许多背包族从大车下来,过小木桥进行战略大转移。庆幸我们的小卡车能顺利通过,不用再受雨中劳累之苦了。在风雨交加中,我看到有些驴友,穿着冲锋衣都冻得脸色发紫,浑身哆嗦。玩,其实也不是件容易、轻松的事呀。

在艰难的行进中,我们终于看到了大渡河岸的许多藏式民居了。屋前的水稻已经泛黄,这应是第二季水稻。暮色中依稀看到悬崖上有些栈道。路没通之前,人们进出家门靠的就是这些栈道。

越往前走,大渡河的水越清澈。真的快到丹巴——这个地处大渡河上游的小城了。

不是吗,大渡河就是在这里,汇集了大小金川、革仕扎河、东谷河的河水后,浩浩荡荡滴流入了长江。

格宗到了,前面就是梭坡。藏族大姐指着一条特陡特窄的山路,说他们的家就从这儿上去。他俩要先把我们送进丹巴县城,然后再回自己的家。

天已经黑了,路又陡又滑,晚19点车路过梭坡,光线太暗,曾经在画册上看到的金灿灿的梭坡碉楼,今天只有模糊的轮廓。

不久车驶入一条窄窄的街道,丹巴县城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