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原】越南行.13、一脚在金边,一脚在大叻  

2011-04-05 17:50:22|  分类: 2011年越南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1年2月6日

路程1:金边——西贡,280公里,路费:9美圆/1人;时间:7:00——12:30

路程2: 西贡——大叻;212公里,路费:8美圆/1人;时间:14:00—— 21:00  

清晨从金边乘上长途车不久,我的眼前就又出现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沿途许多农村寺庙掩映在芭蕉树丛中,河流、树林、杆栏式小木屋不停的从眼前闪过。大大小小的寺庙或远或近,有的就在河边,而后一条大河也挤了过来与公路平行流淌,直到大巴要上摆渡才能继续行程。

【原】越南行.13、一脚在金边,一脚在大叻(2月6日)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车过河后风景依旧。老百姓住的杆栏式房屋虽然有些破败,但屋顶却被紫花、白花装扮,房前屋后也开满了红色的鲜花。绿色的大地上,大树、小树、芭蕉林风姿绰绰,成群的牛或卧或立充满了乡村气息。贫薄的土地尽管没有完全被绿色的庄稼遮盖,但也不时地看到农民拿着喷雾器打药,白色的水牛拉着犁,农夫在后面耕地的场面。闪过的乡村集市,物资看起来并不丰盛,但人群熙熙攘攘,那些破烂的白墙上往往还生机盎然地爬满紫色的鲜花,之后红顶金碧辉煌的寺庙就又一次次地涌入眼帘。有时公路边一会儿冒出一个顶部有三个玉米头的石灰色的牌楼,一会儿又冒出顶部有一座很大的四面佛雕像的牌楼,有的牌楼下还有两头石狮子把守;一条笔直的或弯弯曲曲的乡村土路就从这里直通晨光下金碧辉煌的寺庙,在路的尽头有些乡村的寺庙前,还供奉着一尊很大的金佛。

【原】越南行.13、一脚在金边,一脚在大叻(2月6日)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原】越南行.13、一脚在金边,一脚在大叻(2月6日)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大大小小的池塘也常常从眼前掠过,父亲带着男孩儿在齐腰的水中撒网捕鱼。还看到一头老黄牛闯入开满粉红色小朵莲花的池塘,我真担心它会把美丽的荷花都给吃光了。

临出国前看网上的资料说,不要轻易踏进柬埔寨的乡村,这里的战争刚刚结束不久,许多乡村至今还埋有未挖出的地雷,就在不久前还有柬埔寨人误踩地雷被炸伤。我真不敢相信,这么美丽的国土至今还是伤痕累累。

金边人表面上虽然悠闲安逸,其实战争离他们并不遥远。就在今早,电视上报道柬泰两国在交界的帕威夏寺又开战了。这帕威夏寺与吴哥窟、皇家舞蹈一直算是柬埔寨的三大文化遗产,它是公元10-12世纪建的具有鲜明高棉风格的砖石古庙。而为何泰国说这是他们的呢?报道说, 1904年当时的泰国当局与统治柬、老、越的法国殖民当局签署了边界协议,法国拿别人的土地送大礼:将帕威夏寺划给泰国,当然柬埔寨人一直就不承认。1954年法国撤出印度支那(越、老、柬),柬、泰边境争端浮出水面,柬埔寨方面向荷兰海牙国际法院提起诉讼,国际法院判定帕威夏寺归柬埔寨所有。这一裁决在泰国引起民众反对。200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批准帕威夏寺为人类文化遗产,两国争夺的就更激烈了。咳,都是殖民主义的渗透,引起了柬、泰两国的帕威夏寺之争。

中午车进入柬越海关,先不忙着过关,停车吃饭。之后下车未进大厅,边检人员在大巴前拿着每个人的护照开始念名字,依次上车后直接出境。我想可能一是因为这是柬埔寨的长途车,乘坐的大多是当地人,二是我们吃饭时司机已经和边境人员办好手续了。所以出境方便、快捷。

进入越南公路后,路边一下子又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稻田,村庄很少,景色单调。村庄一发达就成了镇子,乡村消失的很快,除了水稻就是镇子连着镇子。

坐在身后的柬埔寨人是第三代侨生,潮州人,中文说的不错。他说柬埔寨和越南免签,在海关盖章就可以过境了。他与越南人合伙做鳝鱼生意,卖给广东人。他在西贡有公司,把鳝鱼从柬埔寨运到西贡再空运到河内,1800公里的路程,运输需要三天。金边的鳝鱼是天然的,味道好,而老挝、曼谷、缅甸虽然也都往广东运鳝鱼,但他们的鳝鱼是喂饲料的,口味差些。鳝鱼在河内养不好,13度以下就死,太热也容易死,比较难养。今年他们公司接到了台湾的订单,比较高兴,因为西贡飞往台湾的航班多,且从台湾回来可以带手机、电脑等产品。

他说17世纪佩戈城,就是现在的西贡,从前属于柬埔寨的下高棉地区。法国占领时期统归“印度之那”,到撤走的时候法国人又送给了越南。我们在西贡看到有个柬埔寨庙。

柬埔寨人在法属期间真是没占上什么便宜呀。

中午到达西贡,想着还要去越南的中部、北部,时间紧不能再在西贡停留了。在街的拐角,找到了长途客车公司,每一个小时都有发往大叻的班车。

买到15点发车的票,还有一个多小时,LG让我在此休息看行李,自己又借机溜达去了,人刚走,长途公司的职员突然对我说:14点的两个客人改签了,空出的座位你们走不走?LG还在街上逛呢,我到哪儿找人呀。20分钟后,LG晃悠回来了,人家又来问,这回走成了。

车行驶2小时后,发现这个地区教堂很密集,一条街我数着有7个;我发现许多人家三层洋房的凉台上供奉着圣母玛利亚的塑像。

路越走越窄,看见山了,路两旁的树也多了起来,车里开始凉了起来。

行李在大巴的侧面拿不出来,我把车上的三条抓绒毯子都裹在身上,还是冷的发抖。冷风从空调器里一个劲儿地往我身上吹,我心里那个恨,司机怎么不把空调关上呀。

天黑的很快,看时间觉得该到大叻了,司机却叫我们下车吃饭。这趟车晚了整整2个小时,在路上就走了6个小时。晚9点车停在漆黑一片没有城市灯光的地方。同车唯一的一名中国男人,背起行囊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夜幕之中。

我赶紧翻箱把在北京穿的衣服统统套在了身上,大叻海拔不过1500米,怎么这么冷呀。好在车站提供热水,里面还有中药味。人家想的多周到呀,怕客人从气温30度的西贡过来,气候一下子变冷适应不了。

按照书里的提示,打车去旅馆集中区,拖着行李走了一条街,住宿全部爆满。又冷又累看看饭馆大多饭菜也已买光。在绝望之际好在还有一家饭馆可以吃饭。老板娘不会英文,什么也打听不出来。10点钟吃完饭,看看地图继续打车去sihn café,附近依然无房。我跑到店里守着行李,LG又消失在夜色中了。

一对北京男女青年从门外进来,看我疲惫不堪正为找房着急,女士说别急,你把行李放在店里,我们一个小时之前,还看到隔壁的旅店有20美圆/1间的房间,条件也挺好的。可等他们带我看房时,房子也被人租了。

快夜里12点钟了,LG归来依然无房,两人默默无语大脑一片空白,很困、很烦、很疲惫、也很无助。

sihn café的前台服务员这时说或许能够给我们提供帮助,打了两个电话,问45美圆/1间房是否可以接受。同意,这时就是有90美圆/1间的,我们也同意呀。

出租车拐了几条街,把我们拉到一个比较偏避的地方,按门铃一男青年打开深宅大院的铁门,这个院子非常诡秘,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传来,拿出护照交给他,顺着一个特别窄小的转着圈的铁楼梯把我们领进了一个木门前。进门有点傻眼,怎么像进动物园呀,一头木制的大熊占据了房间的中间。房间很小,阴森森、冷冰冰的,卫生间也没有热水,整幢楼房就我们两个客人。躺在靠着大熊的床上好心酸呀。临睡,LG大叫一声,他居然说,床上有几只小蚂蚁,咬的他好疼。

 

  评论这张
 
阅读(774)|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