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引用】(原创)毕业六十周年的班会 (完)  

2011-12-19 13:10:22|  分类: 咱们班里的这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原创)毕业六十周年的班会 (完)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第二首歌是全体女同学点的: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女同学们轻声唱着,陶醉着。这首青春时期唱过的歌已经完全融入到她们的血液和灵魂里,无需排练,需要的只是唤醒。此时她们仿佛又回到了少女的时光.....。眼前这些80后的老女生们,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叱咤过职场,她们哺育了儿女,又带大了孙辈。今天她们唱着这首歌,没有了少女们的的娇羞造作,却多了几分成熟,几分从容。二十岁的女人如同包装精美的二锅头,凭借靓丽的包装惹人喜爱,入口之后热烈火辣;而眼前这些奶奶辈的女生们如同陶坛中陈存多年的茅台,她们也曾火辣热烈过,然而洗尽铅华,留下的却是永久的甘美醇香,回味无穷。这是岁月赠予她们的财富。

第三首歌是刘伟点的“同桌的你”。刘伟个子高大,喜欢打篮球,当年有好几个女生曾暗恋他。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刘伟一转身,不知从哪变出一只玫瑰花来,径直朝坐在过道边的秋分走去,躬身将花递给秋分。秋分接过花,身体向后仰,微闭双目,将玫瑰送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脸上原本不多的皱纹全被幸福给绽开了。

当年还没有诸如班花,系花,校花一类的职称。几乎所有的男同学都认为秋分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追求者不少。有一次男同学因打球与别的班的同学发生口角,后发展成群殴。班里几个参与打架的同学被保卫处找去谈话。在当年,保卫处找谈话几乎就是敌我矛盾了。同学们都很焦躁和担心。这时秋分趴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打架没占着便宜,保卫处找谈话,现在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又哭了,英雄一怒为红颜,几个男生发怒了,带领全班罢课,找校方理论。保卫处找去的同学很快放了回来,班里带头罢课的同学受到了严厉的批评。虽然追求者不少,班里最漂亮的女生最终还是被校外的男生带走了。这是班里男同学最失败,最没面子的一件事。

刘伟继续唱着: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所有的男同学都站了起来,对着秋分高声唱起来: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他们仿佛要用今天的歌声来弥补六十年前的失败。看看这些老男生们,有的门牙已尽掉光,嘴唇向里扣着,有的年老瘦弱,双腮凹陷,有的光秃的头顶,毛发所剩无几,但是此刻这些80岁的眸子里闪烁着的是20岁的青春火花。这是一首年轻人的歌,可是这些老男人唱的别有味道,没有了大男孩的甜腻,却有更多浑厚,成熟和自信。这种浑厚与自信就如同陈年的茅台入口后,在舌底,牙缝间流淌着的甘香醇美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歌唱晚了,大家都很激动。乱云说:“如果孙老师在这就更好了”。提起孙老师,大家又是议论纷纷。算来孙老师该近百岁高龄了。小侯是班里最年轻的同学,性格活跃。他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感慨地说“遥想先生当年,英姿勃发,一表的人才。当年不兴师生恋,要是现在,咱孙老师,那肯定是---他站起来,脖子使劲向上挺了挺,一只手在空中挥动着---

迷倒红颜一大片

定睛看

倾国倾城

风光无限

晚辈志愿者们为他喝彩。他又坐回到桌子上说,“我估计孙老师独自回首往事时候也是暗暗的恨自己--生不逢时啊”,一脸无奈的表情,双手夸张地摆动着。不知谁喊了一句“给他一大哄哦”,“哦,哦....”,这群80岁的老人们竟然象调皮的孩子,有节奏地敲着桌子,哄了起来。

门开了,两个年轻人引着一位老者走了进来。这位老者,雪白的头发有点稀疏,却恰到好处。一身的中式白衣白裤,脚蹬一双北京元口黑布鞋,一种道骨仙风般的气质,令人肃然起敬。室内的一片哄声嘎然而止,有的人连嘴都来不及合拢,半张着嘴注视着来者。屋里静极了,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乱云最先从惊讶中醒来,快步走上前,笑着说“是孙老师吧”?屋里一下子又热闹起来,大家纷纷走上前来问候这位六十多年不曾相见的老师长。

班长宣布,宴会开始。不知谁问了一句“谁买单”?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郝--素”。

郝素是个厚道人,年轻时就有“厚道美女”的美誉,老了以后更是一位慈祥的奶奶。乱云说过,如果谁不理解慈祥与和善这两个词的含义,就去看看郝素。只见郝素站了起来,笑吟吟的说“我买单,我买单,不过路人甲总该现身了吧”,大家又不约而同地说“我是路人甲”!

乱云和郝素的眼睛热了。在这个急功近利,金钱无孔不入的时代,这份青春时期的情感是多么的珍贵。此刻谁是路人甲已经不重要了。这个路人甲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多个人,这个路人甲可能从未加入过这个班级,而只是某位同学的家人,朋友或者一起工作的同事。重要的是他唤醒了同学们的这份尘封多年的情感,这是一份不曾被功利污染,也不曾被铅华掩饰的纯真的情感。这份情感足以陪伴他们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

饭后晚辈志愿者们要替郝素买单,她坚持要自己买单。同是晚辈志愿者的餐厅经理说只会象征性的收点钱,不会让郝阿姨破费太多。郝素付了钱,餐厅用一个精美的贺卡作为收据,上面用工整的毛笔楷体写着“兹收到郝素女士交来XX学校X年X班毕业六十周年班会用餐款六百六十六圆六角六分。2042年7月24日”。上面有餐厅经理的工整签名和餐厅印章。在贺卡的扉页上用同样工整的字迹写着“祝老人们健康长寿”。

晚辈志愿者集体为老人们定制了精美的大蛋糕,上面用彩色的奶油镶嵌着“感动着你们的感动,幸福着你们的幸福”。孙老师和郝素一起切开蛋糕,与大家品尝。

班会结束了。同学们依依惜别。手握着手,老泪纵横,一遍又一遍相互道着保重,久久不肯离去。

同学们的最后一个要求就是把这次班会记录下来,放在乱云的博客上。于是就有了本文。

 

(完)

 

本故事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偶然

  评论这张
 
阅读(912)|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