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2005年大兴安岭呼伦贝尔行.[3]行走漠河北极村(原创)  

2010-10-12 06:58:44|  分类: 2005年夏大兴安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漠河北极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北极村原名漠河村,是全国最北的临江小镇。

   它最具魅力的时候,是每年的夏至或冬至,如果运气好,可以看到极光现象。

   它最大的特点,是纬度高,北纬53度33分30;

   要说全国最冷的小镇,非它莫属,冬季气温最低达零下50余度!

   如果把中国地图比做一只雄鸡的话,那么漠河北极村就是在鸡冠子的尖上。多少次,魂牵梦绕要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今天,我的北国之梦,就从大兴安岭开始吧。

  

去漠河找北

   离开了鄂伦春自治旗,我的下一个行程就是一直向北,向北,直到黑龙江边,中俄边境的北极村。

  从加格达齐坐上火车是上午9点多,N41次,到漠河应该是下午5点40,可听当地人说,这次车很少正点到达。车上乘客不多,很多人上了车就往三人座位上一躺,大概这段旅程他们是要好好睡上一觉。而我却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看看大兴安岭。

     火车出加市没多久,就一头钻进了郁郁葱葱的大兴安岭林区,1964年以前,这里还是茫茫的原始森林,除了很少的鄂伦春猎人,这里的常住“居民”就是成群的森林动物。64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下达了开发大兴安岭的命令,这条高寒禁区的铁路,就是那时修建的,听说牺牲了很多战士。

    铁路沿线停靠的车站,几乎站站都是大大小小的林场所在地,上上下下的也多为林业职工。不同车站上来的人,竟也相互熟悉,让你感到他们仿佛乘坐的是林场的专车。别看他们都讲着一口纯正的东北话,可他们的父母基本上都来自全国各地,其中山东人最多,都是开发大兴安岭以后,陆续迁来的。当地人把山海关以南的人都叫南方人,我这个“南方人”,也成了唠嗑大军中的一员,有人发牢骚,过去火车一进大兴安岭,只要打开车窗,带着树林香味的小凉风就呼呼地吹进来,那儿象现在换上空调列车,车票又贵,又不能呼吸新鲜空气;有人指着窗外闪过的木耳养殖场,现在的木耳都是在塑料袋里培植的,虽然模样好看,又黑又大,但不如前几年在木头桩子上养殖的好吃,更不如在大林子里采的天然木耳好。

  到了塔河站,人竟下了一大半,空空荡荡的车厢里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乘客。火车继续向西北方向开去,窗外,暮色已浓。

 6点半左右,终点漠河到了,据说这里是中国铁路最北的火车站了。出了车站,就看见站前停了一溜车,旁边的司机们都在吆喝着揽活,还没反映过来要去那儿,一穿军装的男青年就向我走来:去北极村吧,包我的车,已有一位客人了,天马上就黑,今晚住北极村,不耽误明早在江边看日出。犹豫中,被他连拉带扯“劫持”上车。

司机在漠河加满了油,载着我们向正北驶去。窗外,是茫茫看不到边的林海,公路在林中伸延着,非常寂静,除了我们,没有别的车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味。司机说,昨天,离这不远的满归森林发现火情,附近的驻军已经紧急赶赴火场扑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远处的山岭后面,冒出的烟云还在天空中飘溢着,好在这次火情不大,扑救起来比较容易。这司机,原来是驻军的战士,因和本地人结婚,一心过小日子,为回家的事,与指导员闹的不可开交,一气之下,干脆复员,今年初买了这辆松花江小面包车,自揽生意,干起了旅游,胸中充满理想,两年内争取开个旅游公司。

 

夜色中的黑龙江

 到达北极村,已近晚上9点。司机在村里拐了几个弯,车就停在离江边不远的望江楼私人旅馆。旅馆两层楼高,一层空空的大厅,只有老板娘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屋里点着蜡烛,听说又停电了。伙房传来阵阵菜香,放下行李,那儿也不想去了,真有点到家的感觉。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拿出手电,寻找夜幕下的黑龙江吧。天空并不透亮,星星仿佛隔着一层轻纱,向我眨着眼睛,原来江对岸的俄罗斯森林也着火了。虽是8月的天,夜已有寒意,走下大坝,黑龙江已近在眼前。夜色中的黑龙江看不清有多宽,江水无声无息的流淌着,没有波涛汹涌,却有几分静谧。江对岸那起伏的山峦,已是俄罗斯境内了。

   回到望江楼,几盘地道的东北菜已端上桌,老倭瓜、土豆、扁豆乱炖在一起,又面又甜;而酸菜炖粉条就更是合口。这小店就靠老板娘一个人精心打理。两年前,老伴得脑血栓病已离她而去。这里属高寒地区,不少人50多岁就患上了心脑血管类疾病。

       

如诗如画北极村

   北极村给我的印象是金黄色的。

   早晨4点钟天已大亮。四点半钟太阳从江对岸的山上升起,江面波光闪闪,立在江边的巨石“神州北极”披上了万道霞光。

行走漠河北极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北极村是沿江而建的。一排排木栅栏将户户人家隔开。有的人家在栅栏门外边,也种满了鲜花。院子里的老房子为尖顶木制结构,俗称“木刻楞”,地里种的土豆开满了白色和红色的花,老倭瓜也懒懒洋洋的开着黄花,而金灿灿的向日葵迎着朝霞,露出张张笑脸,和黑色的“木刻楞”房子搭配在一起,就象一幅俄罗斯乡村风景油画。

行走漠河北极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拐上另一条街,看见一家门口挂个“鹿苑”的招牌,透过篱笆一看,竟真的有一群梅花鹿在里面,看看人家的大门紧闭,壮了壮胆敲门,一位中年男人披衣而出,我忙说对不起,打搅了,能看看你家的鹿吗?主人笑笑让我进了院,拿了钥匙打开鹿圈,大大小小有5、6个圈,每个圈里养着7、8只梅花鹿。梅花鹿很是羞涩,躲在墙角,迟迟不肯露面,可待我转身就要离去时,他们开始探头探脑,迈着警觉的脚步,有前有后地向我走来。娇憨可爱的小鹿,耳朵上打着兰色的标号,在阳光的照耀下,毛色显得细滑如缎,当我端起相机给他们照相时,有的小鹿抬高脖子、有的低头侧目看我,形成一幅生动的画面。小鹿刚刚被割过,鹿茸听说一只鹿的鹿茸能卖到2000元左右。仅此一项,主人一年的收入就有几万元。

行走漠河北极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村子沿江的尽头,就是“中国最北之家”了。一样的“木刻楞”房,不过是名人题字,院子大些,经过一番修缮罢了,看来这已是旅游点了。绕到院后,爬上修房用的梯子,一幅优美的田园风光吸引了我: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一大片快要成熟的麦田,青黄交杂,层层叠叠绵延到天边。听当地人说,每年这里都要种小麦,可并不一定有收获。如果赶上霜冻提前,麦穗还没长成,只能颗粒无收了。农民真是靠天吃饭啊。

行走漠河北极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在北极村领悟行走真谛

    结束北极村之行,准备出发去满归寻找敖鲁古雅人。在旅店巧遇央视传媒《影像中国》摄制组。他们的头老K,听说我对那儿感兴趣,略带神秘地说,要去寻找真正的敖鲁古雅放鹿人,得去大龙山100公里的深山老林.必须通过内线,自己是找不到的.他们上星期,为了找几个养鹿人,扛着机器,踏着半人高的草丛,趟着泥泞,才找到的,这是中国最后一支放养麋鹿的小族群,人数不超过15人.

   谈起一路经过的地方,遇到的人们。他点燃一支烟,聊起了相识的一个德国老头,他人生的目的就是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目前在日本讲学,虽然生活在德国的一个小地方,但是却要体验世界各地的生活.他的旅游是一种生活体验,是参与,是加入,而不是观赏.

   感谢老K,尽管在之后寻找敖鲁古雅人放养麋鹿的集聚点时,有点找不到“北”,但他引起了我对这群人的关注;感谢老K,让我感悟行走也是一种生活体验.

  评论这张
 
阅读(1333)|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