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安庆寻“梅”记(原创)  

2010-09-03 21:13:10|  分类: 安徽(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安徽潜山县的天柱山下来,徒步走过山后万亩竹林下的万涧山村,回京前特意为安庆留了一个晚上,只为在严凤英的故乡听一曲原汁原味的黄梅戏。
    安庆是靠着长江的城市,一直是民间歌谣尤其是叙事歌咏十分繁盛的地方,少年时代读的《孔雀东南飞》,诗中所说的庐江府,就位于我所在的潜山县一带。
    依托着如此深厚的文化传统,产生具有安庆风味的黄梅戏剧种,也就不足为怪了。听说早年间,安庆沿江人民习惯于把唱黄梅采茶调作为谋生手段,许多民间艺人本身就是农民或手工业者啊。要是在安庆还能见到他们可就太好了。
    一路风尘仆仆来到安庆,城市已商业化,找民间艺人听采茶调,已纯属一种奢望。反正黄梅戏也是从乡村走向城镇的,和当地人坐在一起看戏,也是很享受的事嘛。可令人失望的是,由于国庆期间放假,所有黄梅戏的票竟全部售空。看样子美好的愿望要落空了?不行,找找当地剧团,看看是否还有希望。
    黄梅戏第三剧院坐落在市区,离长江边也就十几分钟的路。
    剧院门边,有几个人正在下棋。来不及放下身上背的大包,怯怯地问:老师,还有今晚的黄梅戏票吗?
    答:国庆节票都被单位团购了,没有多余的票了。
    问:能帮一下忙吗?从北京来的。今晚只在安庆住一晚,明天就回北京。来安庆就想听听当地的黄梅戏。
    一老者抬头看着我笑了:跑这么老远,就为听黄梅戏?
    连连点头:对对,想了好几年了。总是没有缘分。
    老者扯着大嗓门对着传达室叫道:王老师,看看能不能帮一下忙?
    一梳着短发的中年妇女,披着衣服走出门忙问:谁要票啊?
    忙走上前说:王老师,是我。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先等会儿,我去想想办法。如一阵风,转身出院了。
    黄梅戏啊,你本是“一条扁担行千里,背篓上山尉农家”的民间歌舞剧。可在城市里,我要听上一曲带安庆方言的大戏,还挺费周折。
    正胡思乱想时,王老师回来了,说:对不起,团里也没有多余的票了。这样吧,今晚六点半,你到剧场后台找我,我给你带进去看戏,怎么样?心中一阵狂喜,可遇见好心人了。
    拐过闹市,随便找了一家小饭馆。选了一份红烧鲤鱼,一份鲫鱼萝卜汤,再来一份小油菜。米饭端上桌,吓我一跳,足有一小盆,且不要钱,随便吃。小油菜翠绿,甜脆中还带着一股清香味;鲤鱼的肉很细,吃起来不夸张地说,还有一丝螃蟹的味道;鲫鱼竟是带着甜味。想着这些鱼儿,在长江宽阔的水域里,吃着大自然赐予的食物,与过往的船儿嬉戏着,用不着催肥,慢慢地幸福地长大,它们的灵魂也该是快乐的,肉当然是甜美的。安庆的人儿,享受着上天赐予的美味佳肴,唱出的黄梅调怎能不柔和委婉?
    离演出还有一段时间,漫步向长江走去。沿着大坝下到江边,静静地坐在台阶上。江风吹拂着我的面颊,有些陶醉,有些困顿。过往的轮渡不停地在江中穿行,对岸就是江西了。江边,许多妇女正忙碌地洗衣、洗菜。借着长江的沟联,安庆人民的生活方式及文化面貌是呈开放态势的。早年是一次次大水,把湖北的民歌小调推到了安庆沿江一带,使黄梅戏在安徽境内完成了由民歌形式向戏剧形式的转变;又是借着江水的一次次流动,使黄梅戏走出安庆,汲取姐妹剧种的营养,走向全国。
    太阳已落山。街上霓虹灯开始闪烁。想着在他乡,遇见王老师这么善良的人,过节买两盒德芙巧克力送她吧。
    六点半钟,准时来到剧场后台。王老师正整理演员服装,见到我立即放下手中的活,热情地拉着我的手,绕过长长的过道,从高高的舞台上走下剧场。
    剧场,如北京十几年以前电影院的样子,排排木翻椅,歪歪扭扭地摆在未经装修的水泥地上。墙上昏暗的吊灯照耀着整个剧场,已开始检票。王老师与检票员打过招呼,让我随便找个地方坐。我拿出两盒巧克力递给王老师,感谢的话还未来得及说,王老师已跑得老远,连连向我摆手,怒视着我说,你干嘛。我跑近她,说着对她感谢的话,她就跑得更远,想着这么僵持着有点难堪,无奈地坐下。王老师看我没动静,又从后台出来,远远地对我说:没关系,放心看吧,不会有事的。见我站起,她又跑得无影无踪了。一股热流涌上心头,久违了,这么敦厚的人,这么淳朴的感情,在这充满物质诱惑的年代里,我在一个小城,在没有一个熟人的地方,却享受着亲人般的关爱。
    观众陆续进场,他们衣着随便,搀着老人,奶着孩子,扯着嗓子相互招呼,有点象串门,又有点象参加庙会。与北京人衣着整齐进入剧场,欣赏黄梅戏完全不是一种感觉。他们倒更象是在参加一个乡间集会。磕瓜子的,抽烟的,悠闲自在,不受任何拘束。
    红色的大幕徐徐拉开,今天上演的是《天仙配》。“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熟悉的曲调在我耳边回荡。没有麦克风,演员的声音传来并不很清晰,观众在看演出时,也无“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矜持。有时戏到精彩处,有人还兴奋地站起来,到边上抽烟袋锅。
    我被眼前的情景迷住了。
    百年来,黄梅戏一直活跃在乡村,有着浓郁的民间性。进入安庆市,虽然由乡野小调一步步登上大雅之堂,但并未被神化,眼下经改良融进徽调、安庆民间小调的黄梅戏在如此不拘小节的环境里上演,大大缩短了人们的审美距离,怎能叫人不觉其亲切、风趣呢。这是严风英的故乡,她就是从这些乡亲们的身边,从这个舞台走向全国,使黄梅戏在每个人的心中扎根的。
    大戏结束,已十点多,到后台与王老师告别,不等她送我,匆匆将巧克力放在她怀里,背后火辣辣的,知道是她的目光在怨我。我明白,她更愿意把她的心意带给每一个喜欢黄梅戏的观众。在我的生命中,遇见过许多好朋友,我都将他们珍藏在心中,照耀着我生命的旅程。王老师就象一颗种子,已长在我心里,伴随着我成长,你的友谊将结出爱心。
    离开安庆,是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火车向北开去。窗外披着霞光的城市建筑渐渐远去。心里有一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惆怅,在火车有节奏的隆隆声中,耳边依稀又听到了黄梅戏的旋律。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