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那山、那寨、那人(原创)  

2010-09-03 20:52:32|  分类: 湖南(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山、那寨、那人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车行在湘西的209国道上,多是沿着逶迤的渠水、丘陵而行。沿途的山与北方不同—山体小巧玲珑而姿态万千,在渠水温柔的缠绕中更添了几分婀娜。从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通道侗族自治县,到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的这段国道,被驴友们称为百里山水画廊。窗外移动的风景里,祠堂、古树、廊桥、侗家民居、拢拢盛开的油菜花、令人目不暇接;山雾聚散浓淡,景物明暗浮隐;车子偶尔跃身岭上,眼前的风景瞬时就化作辽远画卷中的点点丹青。

  黄土乡便是位于百里画廊中段通道侗族自治县的一个小村。村寨由新寨、头寨、尾寨和盘寨组成。坪坦河绕过村子尾寨、新寨的村脚,流向远方,还有一条小溪在头寨和盘寨之间穿行。

  古代夜郎国王周游列国曾路过此地,也爱上了这儿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曾夸下海口要在这儿建都,所以小村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皇都村。

那山、那寨、那人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进村往左拐,一座美丽的风雨桥横跨坪坦河上,木制的桥身连带顶部三座镶着白边的宝塔,倒映在清澈的水面上,随着水流的波动,不断变幻着身影,仿佛在诉说着它几百年的沧桑;几只洒着网的小船躺在桥下,静静地等待傻鱼儿跳进来;对岸绿树掩映下的寨子,炊烟袅袅从中升起,而鸟儿正欢快地在林中歌唱。

进村往右拐,山下深藏着一大片黑瓦木楼,中间空出一块坪地,两座造型不同的鼓楼各耸立一侧,而向阳的坡梁上较为平坦的地方,一栋栋木制的吊脚搂依着山势迤俪而建,高高低低,错漏有致,与周围茂密的树林、清澈的溪流一起构成一幅田园牧歌式的优美的乡村画卷。

我知道看到了鼓楼便走到了侗族,见到侗家人,你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那山、那寨、那人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踏着窄窄的青石板路,沿山坡在寨子中穿行,巷子深幽而雅静,吊脚楼一般用粗大的杉松木支撑着,感觉着又古朴又温馨。从它身边经过,根本看不到屋里的动静,高高的台阶通往二层,那儿才是侗家的生活起居室,底层只有一半的使用面积,多数人家把它围圈起来,堆放杂务或养猪、养牛。

    也许是因为大年初三,巷子里行人很少,拐上一个斜坡,一家吊脚楼二层走廊里挂的大红灯笼,让人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氛;而后,一个4、5岁的小姑娘从灯笼后露出的笑脸,打破了寨子的宁静;向她挥挥手,笑得更加灿烂,笑声引来了年轻的母亲,侗族人热情好客的天性,使我不能拒绝她的盛情邀请;进入二层的主客厅,哇!木板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怀化市家庭才艺展示竞赛一等奖”“湖南省家庭文化艺术活动贡献奖”,不经意间竟闯进了艺术之家。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男主人姓欧,女主人姓杨,有两个女儿,一个14岁,一个才5岁;小杨原是一名小学教师,当年拍电影《那山、那人、那狗》,导演从十里八乡的人群中把她挑选出来,片中那原汁原味的侗族山歌就是她唱的。成为名扬侗乡的歌手后,也是由于对歌,认识了会吹芦笙的小欧。几年前她干脆辞职,与小欧一起办起了侗族歌舞团。可惜我来晚了一天,昨天鼓舞团还在鼓楼前载歌载舞哪。

小欧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聊起了他的歌舞团,在我的要求下,他拿出光盘,播放了湖南电视台为他们家录制的节目。一家四口在芦笙的伴奏下翩翩起舞,侗族大歌以它的多声部合唱最为动人,而三俩口之家,两个声部的合唱,也有它醉人之处,歌声也罢,笑声也罢,都是真正发自心灵的,这是人类天性之花灿烂的自由开放。当年4岁的欧雪曼,担任领唱,缺了门牙的牙巴看上去可爱又天真,她优美的歌喉也是天赋,在那一刻,我的心真是太柔软了。小欧为培养出这样的女儿而骄傲。他说从小她就喜欢唱歌、跳舞,歌舞团排练节目,她总是跟在身后边学边跳,音乐一响就有上台的欲望。

    节目还没看完,小杨已将热气腾腾的油茶端了上来,这是侗族人待客的最高礼节。油茶的所有原料都出自这座山上,茶叶是油茶树的叶子,炒茶叶的油是油桐树子的油,水是清泉水,油茶底部煮熟的滋耙,上面洒着油炸的米花都是取自当地,这是侗族人离不开的小吃。 

到了快分别的时候,提出想给小杨留影。她马上进屋换侗族的服装,当我说如果麻烦就不用换侗族的裤子了,她穿戴整齐后说,随便不得,不能给你留下侗族人邋里拉遢的印象。  

那山、那寨、那人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下楼送别,一再要求初六回来吃她家主办的合拢饭。原来侗族人天生好客,客人来到侗家,必须进门吃饭。但时间紧,不可能家家都去,于是想出了一个办法,每当客人进寨,村里要摆上长长的桌子,每家端一道最好的菜,大家共同款待客人。

从皇都村归来的许多日子,我克制着自己对那里的思念。也从不向人渲染和炫耀,但后来在一些好友面前,我终于忍不住向他们描绘皇都村。当然,它不是用语言可以复述的,在我看来,它绝不止是一处村落,或一带风景。我被它深深感动,我完全明白是什么东西在感动我。但我说不出来。我思念那山、那寨、那人。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