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云飞渡的博客

 
 
 

日志

 
 

万涧小村(原创)  

2010-09-02 11:11:33|  分类: 安徽(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涧小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万涧小村在哪里?在安庆潜山县,在涌动无数奇丽山石的天柱山背后的山下。在旅游介绍的小册子中你自然找不到它,也许它太不起眼,与皖南的其他小村区别不大。

    但是,当我从天柱山下来,绕道潜山县,蹬上开往乡村的小巴,沿着山谷中的小路,经过两个小时的跋涉而终于来到万涧小村的时候,它的美丽却让我目瞪口呆——一条浪花飞溅的大河在悬崖峭壁中转了个弯,沿谷底流淌出来,岸边靠乡村公路,是秋天未收割完的金色田野;白色小房依山而建,门前绿竹环绕,掩映着一片片青色的瓦檐,一切仿佛仙境。

跳下到达终点站的小巴,背起行囊,走在山村的小路上。山峦绵延起伏,长满脆竹,竹林迎着秋风,在阳光下闪着波光,让人心旷神怡;路旁高大密集的竹林,把强烈的阳光挡在外面,让人感到有些阴冷;有人正在切割竹子,被伐下的竹子已摞得有小山高。万亩竹林的小山村,连空气都充满了竹子的清香。

万涧小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拐进土路,古榕树下,七八个孩子正在追逐打闹,不远处,有一片低矮的徽式建筑,院子前摆着十几个约两米长的大笸箩,扑满金色的谷子。乡亲们热情地招呼我进家喝水。老房已住过5代人了,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整个院落,住着几户人家,几根破旧的黑柱子支撑着大门的房檐,错落有制的马头式封火墙翘向天空,仿佛向人们诉说着上百年历史。院中的几条小石条路把十几间屋子串联起来,走廊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农用工具,屋顶间偶尔闪出的光线,照在灰暗的石板上,使老宅显得愈发神秘。绕过狭窄的小径,门洞有光亮的地方,就是一片田野了。鸭子们扭动着肥胖的身躯,正咿呀地觅食。

万涧小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翻过竹林覆盖的山坡,往公路边的山下走,金色的稻田,波浪滚滚,眼下正是收割的季节。几个妇女匝着无颜六色的头巾,手拿稻子正在脱谷机前脱粒哪。看到我拿出相机,四个人竟扭转身子,面向镜头,脚将机器踩的更加轰响,脸上露出的笑容更加灿烂。

万涧小村(原创) - 乱云飞渡 - 乱云飞渡的博客 

一群孩子一直跟着我在山坡上白色的民房中穿行。只要我一回头,马上你推我挡的,或是一哄而散,但不一会儿就又不远不近的跟上来。随意在一户人家的院子外探头,一老者马上放下锄头,招呼我进屋喝水。宽敞的堂屋,干净整洁的院落以及人的善良和热忱,这一切都显示出劳动人民的传统文明。

   山坡下,金色的水稻边是一条美丽的小溪,小溪清澈见底,水草丛生,偶尔一两条野鱼一晃而过,一个造型似乌龟型的巨石,静静地躺在小溪里。跨过高低不平的弓型石桥,公路边就是一座古庙,庙前是收割后空寂的田园,院墙依然是徽式建筑的封火墙,只是由于年代久远,白墙已灰白相间。大门紧紧地关着,仿佛已多年未被人打扰。公路上,空无一人,狗儿懒懒地躺在大路上,只有几只母鸡咕咕叫着,在它身边闲转。紧挨着古庙是一偏房,此时正炊烟渺渺。从路边低矮的窗口往里瞧,女主人正用大柴锅烧菜哪。听说我还没吃饭,热情地招呼,饭马上就好,在我犹豫之间,男主人也从田里回来了。听说从北京来,强行将我按在条凳上,说村里没有饭馆,到谁家都得吃饭。眼前的粗茶淡饭,是我此次行程吃到的最美的佳肴。这样真诚的语言,这样热情的挽留,我是感到久违了。也就是在这时候,我感受到了传统的力量。

   从他们家走出来,不远处的小坡上有一处两层高的现代楼房,房顶上还架着接受电视的卫星锅。刚一走进,就被一女孩子迎进门。屋里非常热闹,几个人正围着八仙桌打牌哪。原来这里是村长家。村长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九,话虽不多,但为人极为诚恳。端来一壶热腾腾的茶水,甘甜清香,虽说是当地自产的茶叶,但味道不逊黄山的毛尖。听说我来自北京,一再恳请今晚住在他家。原来他唯一的女儿,上大学后毕业分到北京的中学当教师,这在当地是足以自豪的一件事,更让他高兴的是,女儿去年引来一群北京的好友到山村来玩,足足住了四天。年轻人爬天柱山,访民居,还给小山村的乡亲们讲了许多山外的新鲜事,主人高兴,朋友尽兴。小山村游客不多,最多也就是从天柱山上下来的匆匆过客。村长真想多留些客人,一来加强与外界的联系,二来也可靠旅游增加一些收入。说到村里的旅游资源,村长还兴致勃勃地拿出钥匙带我来到古庙,打开门,原来这里是一处古戏台。由于太长时间无人管理,院子里已长满了高高的荒草,戏台青瓦红墙,三面敞开,房檐四角张开翅膀,仿佛轻盈地要飞起来。据说,早年这里也来过名伶,曾喧闹辉煌过一番哪。

   谢过村长的好意,我执意要到村子的上游看看那条脆竹山下,峡谷中流淌的壮丽河流。夕阳西下,走在乡间的小路,半山腰处,竹林下掩映的白色小房,不时出现或老或少的乡亲招呼我歇脚;公路上偶而驶来的摩托车,也会噌的一声停在我身旁,相邀载我一程;但我喜欢在静静的竹林山下漫步,喜欢看如醉的夕阳渐渐把河面染得通红,喜欢又见炊烟升起的村庄,喜欢林中鸟儿的蝉鸣不绝于耳。

   天完全黑下来时,选了一户人家住下,受到了同样热情的款待。几个下午在河边洗衣服的妇女也来串门。从她们的议论中得知,河流的上游已建了两个水电站,如今村里的河水流量已时大时小;现在有人还要再建第三个水电站,将来把水一拦,大家喝什么水,地里的庄稼怎么办?我们要自己的河水,我们要保护上辈人给我们的自然环境。

   我也在想,经济要发展,电力也是经济的命脉,但这一切非得要以牺牲我们的生态环境为代价吗?城市已同化,乡村也越来越富裕,许多原始风貌及民风已消失。我知道许多东西已无可挽回,也明白有些悲哀在我们的命运中注定无可逃脱。但是我要寻找,我深深地懂得有些东西也并不容易消失。

   不知若干年后是否还有幽雅宁静的小村庄和尘土飞扬的乡村公路?是否还能找到那心灵纯净如水的众位乡亲?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